人生
健康
乐活
奇趣
世事
人文
音乐
历史
书画
艺术
 
繁体中文
周刊首页
往期周刊

微文周刊·2017年28期

>>

音乐 栏目

世界从未给予他欢乐,他却创造欢乐回报世界丨贝多芬《合唱交响曲》终曲乐章赏析

 

 


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第四乐章,蒂勒曼指挥维也纳爱乐乐团




贝多芬《合唱交响曲》终曲乐章赏析

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以其严谨深刻的思想、永恒神圣的热情、无与伦比的力量和伟大高尚的心灵,赢得全体听众的心。好似人生通过艰苦斗争,走向胜利,其中有苦难,有战斗,有热情,有沉思,有痛苦和忧郁,也有愉快和希望,这一系列感受都在作者的经历中体验过,正是他发自内心的表白和倾诉。本文针对这首交响曲,从曲体分析和人文解读两个层面进行赏析,力图为读者理解这部作品提供立体化的框架。 


 

引言 

1817年5月7日晚,维也纳。音乐厅里座无虚席,许多人专程从外地赶来参加盛会,贝多芬的往年好友兹梅斯卡尔,正卧病在床,他要求别人用担架将他抬到剧场以恭奉盛会,因为这是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的首演之日!

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以其严谨深刻的思想、永恒神圣的热情、无与伦比的力量和伟大高尚的心灵,赢得全体听众的心。首演取得了令人震惊的成功,谢幕五次仍掌声如雷,激动的人们不能平静。这早已超过了当时的皇帝到场只准三次鼓掌欢呼的标准,以致警察不得不出面干涉。第九交响曲的首演成功,给晚年的贝多芬以莫大的精神安慰。 

第九交响曲是贝多芬音乐创作的顶峰,也是音乐史上的最伟大的作品,是他全部思想的总结和情感的结晶。我国著名学者丰子恺先生称之为: “世间最伟大的杰品”。这部交响曲构思宏伟、气吞山河,是一部包括生命的起源、生存、斗争、发展、壮大至战胜一切艰难困苦;人类的进化、形成,人类社会的发展、人类社会彻底解放自身,达到一个平等、自由、博爱、欢乐和神圣的理想世界的壮丽史诗。 

 

《第九交响曲第四乐章》的曲体分析 

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的第四乐章是整部作品的精髓,急板,D大调,4/4拍。通常划分为两个部分――序奏以及人声。其中的人声部分所演唱的也就正是德国诗人席勒的诗作《欢乐颂》! 

在人声部分上台之前,音乐经历了长时间的器乐部分演奏的痛苦经历,含有对前三个乐章的回忆。这个序奏部分是坚强刚毅,惊心动魄的。接着木管徐徐的引出了“欢乐颂”的主题,好像一缕阳光突破浓密的云层洒向大地,整个欢乐的主题渐渐拉开序幕,贝多芬真正的理想王国就在眼前!这个乐章是整部交响曲的总结,即前三个乐章是“通过斗争和思索,寻求自由和欢乐”,而这个乐章是“斗争取得了胜利,欢乐战胜了苦难”的结论,这个结论也是作者一生的总结,“亿万人民团结起来”是乐章的中心思想。 

 

为了实现器乐到人声的过渡,贝多芬为最后乐章安排了一段篇幅较长的引子:首先出现一个狂风暴雨般的急板乐句,它像怒潮的冲击一般,同前乐章结束时那超凡入圣的情绪形成鲜明的对比:它嘹亮雄伟,像怒潮般的冲击,瓦格纳称之为“恐怖的号角声”。但它立即被大提琴和低音提琴的宣叙调所否定:“不,这会使我们想到过去的苦难,今天是胜利的日子,应该用歌舞来庆祝”。原来,贝多芬的构思是在这段宣叙调的地方加入人声,但后来又觉得还不是时候,因此,他把唱词乐段向后推移。不过这些原稿中留下来的唱词,有助于我们理解贝多芬的构思。 

接着,前面三个乐章的主题一一重现,又被一段段的宣叙调一一打断。在第一乐章的引子主题出现后,低音乐器回答道:“哦,不,不要这个,我要更愉快一些的”;接着管乐吹出第二乐章谐谑曲主题,立即又遭到拒绝:“也不要这个,这只是戏谑,要更好的,更高尚的”;于是管乐又吹起第三乐章的慢板主题,回答仍是不满意:“这还是老样子,太纤柔了。一定要找出一些强有力的东西。我想,还是让我唱给你听吧。但是,要请你应和着我。”最后,木管乐器隐约闪现出《欢乐颂》主题的片断,才终于肯定:“这才对了,终于找到了”,这是贝多芬毕生追求的境界。这时,从乐队深处,像是从远方,缓缓地传来大提琴和低音提琴咏出的一支纯朴的旋律,乐章的主要部分开始了。 

 

这是《欢乐颂》主题的全貌展现,第一次展示无任何伴奏,随后逐渐加入中提琴和小提琴。这个欢乐主题一次次重复着,音响逐渐增强,声势越来越大,直到发展成为乐队全奏的高潮。突然,“恐怖的号角声”又闯了进来,这时回答它的是人声了。首先独唱男中音揭开声乐的序幕,唱出了贝多芬亲自写的宣叙调的歌词:“啊,朋友,你别旧调重弹,还是让我们来唱一些更动听的、更欢乐的吧!”紧接着,男中音独唱《欢乐颂》。合唱队又照例反复着歌的后半段。接着是“欢乐颂”主题的另一个变奏。这一次不仅仅是旋律的装饰,而且把壮丽的颂歌变成了雄伟的军队进行曲,由管乐器和打击乐器演奏,出现在降B大调上,拍子也变成了6/8。这不再是装饰变奏,而已是一种性格变奏。在后面的发展中,以独唱、重唱、合唱的形式唱出了席勒《欢乐颂》的诗句,音乐的主题每次出现都有不同的形象变化,有威武雄壮的进行曲风格,有豪迈战歌般的男高音独唱,有庄严、肃穆的圣咏旋律……然后,转入快速的进行曲,这是由欢乐的主题演变成的一支活泼而热烈的进行曲。越来越热烈的进行曲,将乐曲推向又一高潮。之后,一个庞大的二重合唱赋格,以插部形式出现了“亿万人民团结起来”的主题。这个主题先由长号奏出,继而合唱,之后又与欢乐主题构成二重赋格。在结尾中,音乐由快板变为急板把乐章推向高潮,全人类团结友爱的歌声高唱入云,全曲在胜利的欢呼中结束。 

 

《欢乐颂》的人文解读 

1、《欢乐颂》所蕴含的寓意 

欢乐颂歌词是与贝多芬同时代的德国诗人席勒的诗句,贝多芬采用来表现了他的理想。在这儿我们必须了解,在《欢乐颂》的基本思想的理解中,贝多芬与席勒的不同,席勒认为欢乐是变成兄弟的前提,而贝多芬则认为自由平等是欢乐的前提,人们必须努力争取,才能获得解放,欢乐不是上帝的赠品,而是靠人们去奋斗,欢乐属于解放了的人们自己。 

德国启蒙运动时期最有名的颂歌体诗人是克洛普施笃克。此人一改启蒙运动诗歌干瘪说教的风格,写的颂歌热情洋溢,神圣崇高,深受当时青年人的喜爱。歌颂欢乐这个题材的诗,在席勒以前也有人写过。德国的阿那克里翁诗派的哈格唐就写过同名诗《欢乐颂》。但这两首《欢乐颂》不一样:哈格唐歌颂的是现世的快乐,席勒歌颂的则是从人间高尚的感情升华成一种与神为伍的欢乐。席勒《欢乐颂》的诗风受克洛普施笃克的影响,具有庄严崇高的韵律,而哈格唐的《欢乐颂》虽也带着严肃的调子歌唱欢乐,但是诗中带有讽刺和针砭。 

席勒在他的《欢乐颂》中歌颂的欢乐,先是歌颂他受友谊感动后产生的具体欢乐,后来他把这种具体的欢乐人格化,使欢乐拥有了普遍性,进而引申出他对自由、平等、博爱理想的追求,特别是对博爱的歌颂――你温柔的翅膀飞到哪里,哪里的人们都结成兄弟。《第九交响曲》是于1822年秋天开始进入创作阶段的,但贝多芬却几乎花了大半生的时间来酝酿、来筹划。一直到完成了《庄严弥撒》之后,作曲家才开始动笔谱写这部凝聚其一生力量和信念的宏篇巨作。其实《欢乐颂》原本是德国诗人席勒的一首诗作,气势磅礴、意境恢宏。而贝多芬本人正是席勒的忠实崇拜者。这首《欢乐颂》也是贝多芬最钟爱的诗作之一,席勒在诗中所表达出来的对自,由、平等生活的渴望,其实也正是一直向往共和的贝多芬的最高理想。所以作曲家从年轻时就开始计划着把这部诗作变成声乐作品,根据专家的研究和史料的调查,在贝多芬早期的一些作品中确实就已经有了后来《第九交响曲》最后《欢乐颂》乐章并不完整、成熟的雏形。他曾经说过:“把席勒的《欢乐颂》谱成歌曲,是我20年来的愿望!”    

 

2、个人的思绪情怀 

“贝多芬在那几年虽然谱写了一系列著名的钢琴奏鸣曲、许多歌曲、成百首民歌改编曲和一些小品,但是却没有谱写交响曲,没有歌剧,没有宗教音乐,也没有四重奏,也就是说,没有一首按照他本人思绪谱写的作品,没有一首作品是他时常萦缅于怀的思绪表白。”实际上他却在沉默思考,怎样在新的形式下去同那些原有的敌人继续进行斗争。《第九交响曲》整部作品的基本形象是:通过艰苦斗争,走向胜利,其中有苦难,有战斗,有热情,有沉思,有痛苦和忧郁,也有愉快与希望,这一系列感受都在作者的经历中体验过,正是他发自内心的表白和倾诉。 

 

3、对个体有限性的超越 

俄国音乐评论家里亚历山大・谢觉夫(1820—1871)曾着重指出,“贝多芬作的曲在思想上超过了席勒的诗,这是一个重要见解……席勒把欢乐当做亲密团结的前提,贝多芬却认为,两者的关系应该倒置。只有取得了亲密团结,欢乐才能降临人间。所以,贝多芬从席勒的诗中理解到了积极而又具有活力的特点。”音乐为诗人的歌词增添了无限光彩,插上了腾飞的翅膀,歌词为人们对理解交响乐的深刻内涵提供了认知指南。聆听天籁绝响,可感悟到作品的深刻内涵。 

贝多芬晚年耳疾严重恶化最后到了耳聋地步,耳聋影响了他的钢琴演奏、创作进程以及与外界的交往,几乎要被社会淘汰。他以顽强的毅力全身心地投入到乐曲的创作中,把对贵族阶层的逆反心理上升到对整个封建社会的仇恨。他身陷困境、精神饱受摧残,心中却有“扼住命运的喉咙”那坚忍不拔的气概,“团结”的主题无不表现出他不屈不挠通过斗争,走向光明的崇高理想,即使身处悲哀的深渊,贝多芬仍然讴歌“欢乐”。他一辈子都想谱写《欢乐颂》,“并想以此作为他某部伟大作品的结尾。”他最优秀的作品,几乎都是在耳聋后写出来的。这种创造独具特色的交响乐形式和欢乐主题的博大胸怀与我国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杜甫“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精神境界和孙中山先生“博爱”之宽广胸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正如罗曼・罗兰在《贝多芬传》结束句中所说:一个穷困潦倒、残废而孤独、生而痛苦、世界从未给予他欢乐的人,却创造了欢乐奉献给全世界!他用自己的苦难锻造了欢乐。 

 

在历史中的永恒 

任何一部西方音乐史,不可能不涉及这部伟大的杰作。但如果仅仅将这部作品当作是19世纪初叶欧洲启蒙思想余波的音乐反映,或者仅仅在这部作品中寻找交响曲演化发展的痕迹,那就从根本上歪曲了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的审美本质――因为就真正具有“此在”性质的、具有“本真性”的音乐审美理解而论,我们并不是要从这部作品中看到思想史的印证,也不是要从贝多芬的音乐中听到交响曲体裁演进的步伐,而是希望沉浸在音乐的实际鸣响中,从中体验贝多芬这部杰作是怎样通过具体的音响手段和形式建构,刻画出令人神往并就此永恒的升华性精神境界。当然,没有启蒙思想的引导,没有交响曲体裁形式的发达,贝多芬的成就是不可能出现的。 

音乐美学家达尔豪斯认为,这种“自外向内”的解读方式并不是音乐史写作遭遇的真正难题。如果要说明启蒙运动的博爱思想是如何体现在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的构思之中,这并不是很费力的任务;希望指出《第九交响曲》在整个交响曲发展中所发挥的历史作用,这也并非不可想象。然而,达尔豪斯深刻地感到,仅仅满足于这种“自外向内”的历史叙事,音乐史还不足以成为一种“艺术的历史”。 

时至今日,这部《合唱》交响曲的演出次数己不计其数,它甚至见证了20世纪人类历史的重大事件如1959年拜路伊特音乐节,1965年的匈牙利事件,1989年柏林墙倒塌等等,相信在将来无论人类社会发展到什么高度,这部音乐都将伴随我们始终。 

音乐在历史中达到永恒!

 

出处:古典音樂(公众号)

栏目:音乐
2017-07-14 (
微文周刊 2017年28期

(如不慎侵权,请即联系我站。)
 
如版面不完整 请使用浏览器的【极速模式】 或选择【手机版】在手机上阅读
 

网站留言    免责申明

微文周刊(m.wx24.cn)
Copyright ©
2014-2018 wx24.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络E-mail:wx24cn@163.com 或通过微信公众号联系 →
苏ICP备14015491号-1 苏公网安备32053150316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