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
健康
乐活
奇趣
世事
人文
音乐
历史
书画
艺术
 
繁体中文
周刊首页
往期周刊

微文周刊·2017年13期

>>

音乐 栏目

德沃夏克《自新世界》流淌出的思乡曲

 

捷克作曲家德沃夏克的《第九交响曲(自新世界)》(e小调第9号交响曲“自新世界”Op.95 )是交响乐经典作品里较为通俗的一部。创作年代较晚和作品本身的成功固然使它易于流行,而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这部交响曲里的一个主题被后人改编成各种器乐独奏曲,还填配歌词,在许多国家传唱,歌词内容大多是怀念家乡。在中国,二三十年代就已进入学堂的《思故乡》就是由它改编的歌曲,所以德沃夏克的《第九交响曲(自新世界)》在中国也为人们所熟悉。

 

德沃夏克《第九交响曲(自新世界)》
第一乐章

 

序奏,慢板,主部为很快的快板,;e小调,4/8拍子,奏鸣曲式。

序奏大提琴先如圣咏般地奏出冥想般的旋律,然后各件乐器以沉思的形态给予剪影,使序奏成为一种精神的中心旋律。主部先以第三、第四圆号呈示第一主题,五声音阶的进行与切分音使用,突出该主题特性。这个主题被认为和黑人灵歌《流吧,约旦河》有连带关系。也有人认为,切分音与五声音阶的进行与居住匈牙利和波西米亚境内的马扎儿民俗曲调有某种“乡愁”的联系。第一主题展开后,是由长笛和双簧管以G小调呈现第二主题。此主题为黑人灵歌《老摩西卖玫瑰》的旋律。而呈示部小结尾的旋律来自黑人灵歌《马车自天上来》。在发展部,这个旋律被突出,而第一主题的发展则更巧妙自由。音乐评论家们认为,这是德沃夏克对美国这块新大陆纷至沓来印象的反应和对有色人种命运的同情。

此序奏部分颇为宏大,其主题与相继的主部快板部分有极其微妙的关系,担负一种连贯全曲的特殊任务,甚至可称之为全曲精神的中心旋律。乐章的引子部分由弦乐器、定音鼓和管乐器竞相奏出强烈而热情的节奏,暗喻了美国那种紧张、忙碌的快节奏生活;乐章的主部主题贯穿了全曲的四个乐章,其特性与居住于匈牙利和波西米亚境内的马札儿民族固有的民俗音乐具有共通的性质。这一特殊主题靠着巧妙发展,转达了不同于以往音乐世界的“新世界”的消息, 具有强烈的震撼效果。 德沃夏克当时背井离乡,乡愁蕴积,故而引用了他少年时期耳熟能详的民俗歌曲特质,以遣思乡念国的情怀。乐章中另一段优美的旋律透露出浓浓的乡愁,恰是作者这种心情的体现。

 

安东·利奥波德·德沃夏克(捷克语:Antonín Leopold Dvořák,1841年9月8日-1904年5月1日),生于布拉格(时属奥匈帝国,现属捷克)内拉霍奇夫斯镇伏尔塔瓦河旁的磨房内,早年入布拉格音乐学校,毕业后进行音乐创作,1890年受聘布拉格音乐学院教授;在此期间他受到祖国民族复兴、发展民族文化的思潮的影响,接触了西欧古典乐派、浪漫乐派的作品;1892—1895年春应邀在美国纽约音乐学院教学并任院长,回国任布拉格音乐学院院长,1904年在布拉格去世。

德沃夏克是捷克民族乐派作曲家。追随着民族主义者斯美塔那,德沃夏克经常在他的作品中使用摩拉维亚和他的故乡波希米亚的民谣音乐的风格。

他是十九世纪世界重要的作曲家之一,捷克民族乐派的主要代表人物;主要作品有《第9“自新世界”交响曲》(又名《第九交响曲》或《e 小调第九交响曲》,为作者受邀到美国期间所作,我国通常又名之“自新大陆”)、《b小调大提琴协奏曲》等、《第4交响曲》、《第7交响曲》、《狂欢节序曲》、《奥赛罗序曲》、《胡教徒序曲》、《随想谐谑曲》、《幽默曲》(又称《诙谐曲》)、《斯拉夫舞曲》、歌剧《水仙女》、《阿米达》,以及交响诗《水妖》、《午时女妖》、《金纺车》、《野鸽》等等。

 

德沃夏克《第九交响曲(自新世界)》
第二乐章

 

最慢板,复合3段体,4/4 拍子,降D大调。

这个乐章原有《传奇》的标题,一连串庄严的和弦引出《回家》的旋律。因德沃夏克当时受朗费罗的诗《海华沙之歌》影响颇深,海华沙是印地安的一位民族英雄,其妻在饥饿中死去,人们在森林里为她掘好坟墓,向她默默地告别。德沃夏克以英国管吹奏《回家》的旋律,来表现海华沙的孤独形象。这个主题咏唱之后,升A小调插入句出现,速度略加快,长笛与双簧管奏出三连音符开始的中间部主题,优美的旋律随各种乐器次第呈现,极尽变化。最后还是回到英国管表达的回家乡愁而结束。

这一乐章是整部交响曲中最为有名的乐章,经常被提出来单独演奏,其浓烈的乡愁之情,恰恰是德沃夏克本人身处他乡时,对祖国无限眷恋之情的体现。整个乐队的木管部分在低音区合奏出充满哀伤气氛的几个和弦之后,由英国管独奏出充满奇异美感和神妙情趣的慢板主题,弦乐以简单的和弦作为伴奏,这就是本乐章的第一主题,此部分被誉为所有交响曲中最为动人的慢板乐章。 事实上,也正因为有了这段旋律,这首交响曲才博得全世界人民的由衷喜爱。这充满无限乡愁的美丽旋律,曾被后人填上歌词,而改编成为一首名叫《恋故乡》的歌曲,并在美国广泛流传、家喻户晓。本乐章的第二主题由长笛和双簧管交替奏出, 旋律优美绝伦, 在忽高忽低的情绪中流露出了一种无言的凄凉,仍是作者思乡之情的反映。 本乐章的第三主题转为明快而活泼的旋律,具有一些捷克民间舞蹈音乐的风格。

 

德沃夏克《第九交响曲》在中国一直通行着两个副题,一个是根据原文译出的“自新世界”,另一个是含糊其辞的“自新大陆”,这是由于历史原因造成的。

据指挥家李德伦先生介绍,五十年代初,世界和平理事会提出纪念世界文化名人,德沃夏克是其中之一。中国响应号召,决定演出德沃夏克的《第九交响曲》。当时中国志愿军正在朝鲜战场上与美军作战,美国被当做世界人民的头号敌人。解放初期人们常用“新社会”、“旧社会”、“新世界”、“旧世界”来作今昔对比。当此之时演出《第九交响曲》,副题的“新世界”很有美化敌人之嫌,主事者便搞了个文字游戏,换成了“新大陆”,从那以后,“新大陆交响曲”这个名称便在中国流传下来。

将近半个世纪过去了,以避一时之讳的“新大陆”一直沿用,许多很严肃的正式出版物上还在使用这个并不贴切、错误的曲名,李德伦先生认为应该纠正。如今,“自新世界”和“自新大陆”都在使用,好在这么多年来,大家已经了解“自新大陆”就是“From The New World”,即:《第九交响曲(自新世界)》

 

德沃夏克《第九交响曲(自新世界)》
第三乐章

 

很活泼的快板,E小调,谐谑曲。

在短序奏之后,波西米亚农民纯朴舞曲节奏的主题开始呈现,与中段哀愁的旋律形成鲜明对照。这个乐章的第一中段为E大调,速度转为较慢,由长笛与双簧管呈现哀愁的主题,弦乐以和弦方式助奏。舞蹈风格的谐谑曲原凋再现,第二中段再以木管群呈现,对比十分突出。

该谐谑曲,从“海华沙的婚宴”中的印第安舞蹈中得到启发,舞蹈由快而慢地不停旋转。音乐有两个主题,第一主题轻快而活泼,带有跳跃的情绪;第二主题清丽、明快,富有五声音阶特色;两个主题彼此应和、模仿。

 

1892年,美国纽约国家音乐学院聘请德沃夏克出任该院的院长,德沃夏克则应邀赴美。这部《第九交响曲》即是德沃夏克在美国停留的将近三年期间内,大约在1893年五月完成的作品。这部交响乐实际上是作者对于美国所在的“新世界”所产生的印象的体现,曲中虽然有类似“黑人灵歌”与美洲“印第安民谣”的旋律出现,但德沃夏克并不是原封不动地将这些民谣歌曲作为主题题材,而是在自己的创作乐思中揉进这些民谣的精神而加以表现。将此交响曲命名为“自新世界”者,正是作曲者德沃夏克本人。

德沃夏克的《第九交响曲(自新世界)》公演以后,各种溢美之词蜂拥而至,其中主要夹带着按照美国人的愿望的评论,他们为了证明这是一部“美国交响乐”,对《第九交响曲》作出曲解的分析和评论,对乐曲本身妄加穿凿,说音乐素材取自于美国黑人音乐。对这些评论,作曲家本人予以坚决反对。他说:“我没有使用过任何一个黑人或印第安人旋律,我只是在作品中写了体现印第安音乐特色的自己的主题。我用现代节奏、和声、对位和乐队音色的一切手段来发展他们。”

 

德沃夏克《第九交响曲(自新世界)》
第四乐章

 

终曲,快板,E小调,奏鸣曲式。

第一主题有进行曲的风格,似乎是从斯拉夫民族气质中吸取的坚毅,要扫除一切忧愁与伤感。第二主题带有女性的温柔,形成祥和静谧的氛围。但这种氛围很快被第三乐章谐谑曲主题,以及接踵而来的斯拉夫舞曲节奏的副主题旋律所打断。发展部以第一主题为主,兼并处理第一乐章第一主题、第二乐章为正主题、第三乐章为谐谑主题,串连所有的意趣。再现部在给予简洁的变化处理后,呈现雄壮豪迈的高潮而告终。

终曲气势宏大而雄伟,这个总结性的乐章将前面乐章的主要主题一一再现,同时孕育出新的主题,彼此交织成一股感情的洪流,抒发了作者想象中和家人聚首时的欢乐情景。乐章的主部主题由圆号和小号共同奏出,威武而雄壮;副部主题则是柔美、抒情性旋律,由单簧管奏出。这一切经过发展之后,形成辉煌的结尾。

 

德沃夏克《第九交响曲(自新世界)》
全曲

演奏:维也纳爱乐乐团
指挥:卡拉扬

 

 

出处:微文周刊

栏目:音乐
2017-03-31 (
微文周刊 2017年13期

(如不慎侵权,请即联系我站。)
 
如版面不完整 请使用浏览器的【极速模式】 或选择【手机版】在手机上阅读
 

网站留言    免责申明

微文周刊(m.wx24.cn)
Copyright ©
2014-2018 wx24.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络E-mail:wx24cn@163.com 或通过微信公众号联系 →
苏ICP备14015491号-1 苏公网安备32053150316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