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
健康
乐活
奇趣
世事
人文
音乐
历史
书画
艺术
 
繁体中文
周刊首页
往期周刊

微文周刊·2017年11期

>>

音乐 栏目

贝多芬 | 将悲情熔为悲壮的英雄

 

距今189年前的1827年3月26日,贝多芬去世了,享年56岁。

当我们沉浸在欢乐颂的歌声中,却难以体会贝多芬是在双耳失聪时为人类奉献了如此充满爱的力量的乐曲……这样的人才堪称伟人,这样的旋律和节奏才是人类的灵魂。

贝多芬一生共创作了9首编号交响曲、35首钢琴奏鸣曲、10部小提琴奏鸣曲、16首弦乐四重奏、1部歌剧及2部弥撒等。这些作品对音乐发展有着深远的影响,贝多芬也因此被尊称为乐圣。

即使贝多芬一生那么悲惨和痛苦,我们却难以在他的作品中听到悲戚之声;相反,我们听到的却是对自然的欣赏、对英雄的歌颂、对人类欢乐的向往……贝多芬的“英雄交响曲”恰恰写就了他自身的那种英雄气概。

由此,“英雄交响曲”,应当献给贝多芬自己,完全名副其实。

 

降E大调第三交响曲“英雄”Symphony No.3 in E-flat Major Op.55
第一乐章

 

朝气蓬勃的快板,没有引子,四三拍,奏鸣曲式。

一开始就是普罗米修斯的主题,它的发展充满着意志构成的力度。罗曼•罗兰曾这样描述这个乐章:“英雄的战场扩展到宇宙的边界,在神话般的战斗中,被砍碎的巨人像洪水前的大蜥蜴那样重又长出肩膀,意志的主题投入烈火冶炼,在铁砧上锤打,它裂成碎片,伸展着,扩张着。”

乐曲由两个降E大调主和弦之壮大强奏开始,然后大提琴便奏出分解和弦的第一主题,经过一段发展,由双簧管、单簧管及长笛依次奏出新的动机,不久春风煦日般的第二主题亦由双簧管提示,再转手予长笛及第一大提琴。发展部以第一主题为主,变化多端,乐曲进行得极为紧凑,同时也有新主题登场,这个新主题,在弦乐所演奏的连续属九和弦音量逐渐减轻之时,顺畅地在E小调上出现,并且与第一主题互相交错,其后亦于终结部分再次出现。再进入再现部份四小节前,法国号吹出第一主题之主和弦音,与之同时出现的第一小提琴音却是七弦音,结果主和弦音跟属和弦互混合。经过再现部,便进入几乎可称作“第二发展部”之终结部,而乐曲所带出之炽烈感情,跟华格纳一言“恰似自然的熔铁炉一样,表现天才于青春期所涌现之种种情绪”相吻合—特别在最后第六五五小节到六六二小节小喇叭光芒发丈地高鸣第一主题,更叫人热血沸腾。

 

《降E大调第三交响曲“英雄”》Symphony No.3 in E-flat Major "Eroica" Op.55,作于1803-1804年,它的标题是“英雄交响曲——为纪念一位伟人而作”,简称“英雄交响曲”,原稿上的标题是“拿破仑·波拿巴大交响曲”,是应法国驻维也纳大使的邀请为拿破仑写的。

当初拿破仑对于贝多芬来说,是一个理想的革命者,是当代的普罗米修斯。但当贝多芬听到拿破仑称帝的消息时,他愤然撕掉了本来准备献给拿破仑的扉页,改成了现在的曲名。从这一点看出,贝多芬所追求的理想,无论多么“理想化”,都是那么圣洁、崇高,比之历代“强人”用自己的“武力”或“智慧”谋取自身利益而成名的“名人”来说,远为伟大而成为人类存世的精神。

这首交响曲的篇幅大大超越了前两部,是仅次于《第九交响曲》的超长作品,而在艺术成就上也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作品。“英雄交响曲”从内容到形式都富于革新精神,感情奔放,篇幅巨大,和声与节奏新颖自由,充满了对人类理想追求的不屈意志。他在曲式结构上作了革新,如用一首庄严的葬礼进行曲作为第二乐章,用一首谐谑曲作为第三乐章,都是前所未有的。这部作品1805年4月7日在维也纳剧院首次公开演出,指挥是贝多芬自己。

 

降E大调第三交响曲“英雄”Symphony No.3 in E-flat Major Op.55
第二乐章

 

葬礼进行曲,极柔的柔板,c小调,四二拍,稍似回旋曲式。

英雄死了,人民抬着他的灵柩缓步行进,激情的爆发变为抒情的沉思。中段,军鼓军号取代了伤悼,尾声又回到向英雄告别的叹息。

主题有两个部分,都是木管乐器与弦乐器呼应:其一是开头小提琴肃穆的c小调乐段,配有鼓点般的低音,在新的调性中结束;其二是有着极大旋律性的一个短句。然后出现了C大调的段落,较为明亮;但又进入了阴暗的主题。接着出现了三声赋格段落,音乐变得急促、悲恸,在咆哮声中转到属调。结尾主题重现,但却只剩下碎片,由低音提琴的拨弦配合,尤其悲凉。木管乐器发出最后的叫喊,乐曲在弱奏中淡出。

该乐章通常被认为是“英雄之死”,罗曼·罗兰称之为“全人类抬著英雄的棺柩”,柏辽玆将之与维吉尔悼念帕拉斯的诗篇相比。该乐章也是贝多芬所创作的作品中,最有影响力的作品之一。其庄重、哀伤,又充满美感和独特的感情张力,由简单主题发展出多种变化,是贝多芬成熟风格的代表。

 

贝多芬在音乐史的地位是极其突出的,他是古典主义风格的集大成者。贝多芬的求学经历,从开始跟随莫扎特、海顿等人学习作曲,到向申克、阿勃列希贝尔格和萨列里等人学习;以及贝多芬在波恩时,通过同知识分子勃莱宁的交往,接触到当时许多著名教授、作家和音乐家。他对古典主义音乐的理解和感悟,已经非常深刻和广泛。

贝多芬同时又是浪漫主义风格的开创者。贝多芬在学习古典主义的代表人物海顿、莫扎特的同时,并不完全沿袭他们的风格去创作。贝多芬有着自己的独立性格和对音乐的理解和探索。他所要表现的是一个同他的理想一样新颖的音乐篇章,这些注入了自由精神和乐观奋发情绪的作品被后世以浪漫主义风格匹配到时代的交响之中。

 

降E大调第三交响曲“英雄”Symphony No.3 in E-flat Major Op.55
第三乐章

 

活泼的快板,降E大调,四三拍,谐谑曲。

死与悲伤不能动摇意志,这一乐章是生命的活力的象征,它活泼、激昂,中部有欢乐的军号合奏,表达着英雄的豪迈气概。

该乐章充满力量,开头的弱奏突然转成特强;作曲手法简洁细致,感情色彩也有所变化。主题在双簧管上出现。三声中部有一个军号般的主题,由圆号奏出。最后强有力地在鼓声中结束。

该乐章虽然速度快,却并非玩笑之作。对其的解释有两种极端:既有称之为“自然春色的复活”“乡间欢快的集市”者,也有认为是“军营中的景象”的,柏辽兹甚至称之为伊利亚特中勇士们在其领袖的墓冢前所进行的舞蹈。这也是第一部在谐谑曲中使用了三支圆号的交响曲。

 

出身贫困家庭的贝多芬,历经磨难,奋发不屈,形成了特殊的人格心智。他对美好事物的欣赏可能更多地多于占有和享受……

贝多芬在维也纳创作“第一交响曲”之后,他的健康状况开始出现问题,主要是听觉的衰弱以及严重的腹泻。其实在贝多芬30岁不到的时候,他就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听力越来越差,经历了数年的痛苦,他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但是在求医问药的过程中,医生的治疗手段并没有改观贝多芬耳疾的病情。他需要和人用很大的音量来进行交流,对于微弱的声响很不敏感。对于一个音乐家而言,这其中的痛苦,是常人所难以体味的。

然而正在这段时间,贝多芬并没有被病痛的折磨所制伏,他依然坚持创作,足见其内心深处具备的坚忍不拔的意志。这段时间内涌现出了一大批以后流传广泛的名作,包括钢琴奏鸣曲《月光》、《暴风雨》以及小提琴奏鸣曲《春天》。所以有人说,这段时期贝多芬的创作功底又提升了一个层次,力量却是来自同病痛的对抗。

耳疾依旧越发加重,贝多芬开始感到寂寞与绝望,以至于写下了一份遗书。但贝多芬并没有寻短见,这纸遗书反而激发了他更多的力量。可以这么说,通过这份遗书,贝多芬实际上重新审视了生命的价值和意义,成为了后来继续大踏步行走在人生道路上的强大动力。最终这份遗书并没有交给亲属或者朋友,而是一直由他本人保存,直到贝多芬真正去世之后才被人们发现。这正是贝多芬又一异于常人的伟大之处。

 

降E大调第三交响曲“英雄”Symphony No.3 in E-flat Major Op.55
第四乐章

 

终曲,极快板,降E大调,2/4拍子。

该乐章使用的又是舞剧《普罗米修斯》的主题,它使用了11次波澜壮阔的连续变奏,最后以急板结尾,象征着英雄的胜利和凯旋,成为强烈的、庄严的英雄颂歌。

该乐章以短的经过部和发展部共同构成自由变奏曲形式。此乐章加入赋格曲及奏鸣曲式的特征,交融成别具一格的新曲式,更因此表出贝多芬之创作理念。该乐章包含两大主题:首先是从乐章开始由弦乐拨奏呈示,接著双簧管及单簧管随後奏出轻快、与第二主题相近似的旋律。我们不会陌生另一个旋律:贝多芬于1799年至1801年负责作曲的舞剧“普罗米修斯”之终曲及1801年作曲之“十二首方舞曲”第七曲当中,使用此曲作主调。上述两大主题亦曾在1802年之“十五段变奏曲与赋格”(作品35,又称“英雄变奏曲”)当中亮相。

乐曲由上述主题作了七段变奏,最后的终结历时七十七小节,当中不乏重要主题,但予以变形,终结部尾声之时,忽转急板,以强烈主和弦之连奏,以壮丽的气势带领全曲结束。

 

贝多芬曾经说过,《英雄交响曲》是他最钟爱的作品之一。虽然这是为拿破仑而作的交响曲,但是其中到处洋溢着贝多芬向往自由,追求理想的精神。乐曲中始终激荡着战斗的气息,表现着自由的理念。这种精神动力是战胜病痛和人生悲苦的强大源泉。

贝多芬终究没有找到终生伴侣,但是他的爱情生活却又是如此丰富多彩,却又带着悲剧色彩。没有结果的婚姻并不能减少贝多芬对于爱情的执着和追求。这种精神动力源泉又同他对待生活悲苦和病痛一脉相承。

《欢乐颂》其实是贝多芬的“天鹅之歌”,他在经历那么多精神和肉体的苦难之后,在完全失聪的情况下,凭着想象和内心回响完成创作。这是一首“心曲”,献给人类也献给他的“英雄”情结的赞歌,最终唱响在他那寂静的心间,梦想着乐曲声中带来的美好理想的最终实现。

当观众一次又一次鼓掌欢呼时,他已经不再能感知到。但贝多芬知道,人们是多么渴望他所梦想的理想——“欢乐颂”的实现,他把这个梦想带给世人、激励世人,他愿意用他一生的悲苦熔化为悲壯的乐曲来做这样的“英雄”。

 

出处:微文周刊

栏目:音乐
2017-05-17 (
微文周刊 2017年11期

(如不慎侵权,请即联系我站。)
 
如版面不完整 请使用浏览器的【极速模式】 或选择【手机版】在手机上阅读
 

网站留言    免责申明

微文周刊(m.wx24.cn)
Copyright ©
2014-2018 wx24.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络E-mail:wx24cn@163.com 或通过微信公众号联系 →
苏ICP备14015491号-1 苏公网安备32053150316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