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
健康
乐活
奇趣
世事
人文
音乐
历史
书画
艺术
 
繁体中文
周刊首页
往期周刊

微文周刊·2016年49期

>>

人生 栏目

杏林外传 之《儿科篇》

杏林外传 之《儿科篇》
 地狱第几层

文 / 严俊


我一直想写一篇华丽、枯燥且又工整的骈文来歌颂一下儿科医生,只是江郎才疏,一直无法成文。这冲动源自于我们医院旁边的洗车场。那地方车洗得相当粗糙,且贵,主要是医院车库等待时间漫长,好多病家会取巧停在那里洗车加停车,应了天时地利。

那日我出夜班顺便洗车,前后偷听到两个家长的电话,实在哑然,拿出来以飧读者。两个家属听起来均是带孩子来看病,且太太应该已经带着孩子在就诊。

一个是广东口音男,正在和太太沟通:“怎磨又要用药的啦?啊……?小孩纸怎磨有点体温就要用药啊?这个小孩纸么细不火以用任何药的啦!!!哦……,唉……,那哩和大夫唆哈,哦们不想用药,不要乱开药霍!啊?什磨?不行?那我计级过来和她唆!……”

时隔不久,我已经在擦车处,另外一个也在通话,真是巧了怪了,也是和太太沟通中,那是一东北口音:“嗯,咋说?观察?卧槽,这不扯鸡巴蛋吗?孩子发烧,都得挂水!不挂水能他妈好么?这是啥大夫,会他妈看病不?啊?啥?说不行?我操,那你不削她!!等着,我过来!……”

太害怕了,我是差点想要直接打院警电话让他们赶去儿科门诊,但转念来想,家属也是看病心切,起码口气还尊称大夫,未必真会动粗。只是从这个巧遇中发现,儿科真的非常难做,首先就在于每个家长对于给孩子看病的理念是不同的。甚至包括我自己,医生和非医生太太,在孩子诊疗中都是有许多相悖的观点,更不要说普通家庭。这个给儿科医生在诊疗中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我友,儿科著名的昕昕同学,某日夜班坐诊,来一患儿,家长五大三粗,昕昕同学内心惧之。化验结果出来后,他一推电脑给家属,满脸堆笑告知,你们自己看呢,要挂点水呢还是吃点药?……结果家长暴怒:你是大夫还是我是大夫!?正欲暴打之,昕昕同学身手敏捷,已经从不知窗户还是大门快速逃窜而去。幸赖我们医院放射科我的学弟,更著名的小俞医生,凭借比史泰龙差不了多少的体格,制住家属,喝问:棒油!侬想哪嫩?终于劝住。虽是有惊无险,但却从中可窥一斑,儿科难做!
(注:有关这段影片,具体场景,人物构成,起始缘由,我不太确实。但是俞主任多次奋勇救人的确属实,昕昕经常被迫逃窜也基本属实。)

其次是,儿科看病比之成人问诊更具挑战,因为儿科许多疾病是没有主诉的疾病,需要更加耐心和高超的诊断水平。再次,庞大的人口基数,导致医患比例失衡,儿童医院的候诊大厅,放眼望去,人头攒动,摩肩接踵,比看个明星见面会都生猛!简直日日是春运!儿科的同仁们还需要充沛的体力来应对。


儿科中的新生儿科,我个人认为更是奇葩一朵,在内外妇儿中独树一帜!它的沟通是反向沟通的。经常有新生儿家属因认识我,托我打听孩子住院后情况。其实我实在不精通儿科,无法明确其严重程度,但是我可以通过如下反问得知。
我会问:“让你签病危通知书没有?”
家属:“没有啊!”
“是不是都没人鸟过你?”
“对啊,孩子住了四天了,没人鸟过我们啊,我们都急死了!”
“没人鸟你那就对了,说明孩子很好!”
“啊?!”
“这个新生儿科向来这样的,他不断找你沟通就没啥好事了!不是让你来签病危了,就是转重症监护了;不是要你买自费抢救药了,就是让你互助献血去!他不断鸟你,那孩子就病得不轻!他不鸟你,表示孩子很好!”
“哦,是吗!那我明白了!我等着吧!”

因此,这新生儿科特立独行的医患沟通是非常苦闷的,往往受到家属的指责和不理解,这里不得不为新生儿科大夫特别点个赞!道个辛酸!

我们科是有教学任务的,新来实习同学、进修医生,一般第一堂课就是鄙人上,上课时首先我会向对所有同学致敬,在目前如此恶劣的医疗环境下,在如此凶险的医患关系中,你们能够勇于献身,能够来继承前辈的工作,义无反顾地踏入这片是非之地,表示最热烈的欢迎和最诚挚的问候!对于立志今后想做儿科大夫的,我特别要向你们鞠躬致意,你就是佛家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尊者!我在入口宣教处为您引导个路,您想去的那个儿科,应该往下走,好像不是第十七层,就是最后第十八层!壮士许国,我一路目送!


 

出处:微文周刊

栏目:人生
2016-12-02 (
微文周刊 2016年49期

(如不慎侵权,请即联系我站。)
 
如版面不完整 请使用浏览器的【极速模式】 或选择【手机版】在手机上阅读
 

网站留言    免责申明

微文周刊(m.wx24.cn)
Copyright ©
2014-2018 wx24.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络E-mail:wx24cn@163.com 或通过微信公众号联系 →
苏ICP备14015491号-1 苏公网安备32053150316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