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
健康
乐活
奇趣
世事
人文
音乐
历史
书画
艺术
 
繁体中文
周刊首页
往期周刊

微文周刊·2018年7期

>>

历史 栏目

“老三篇”称呼的由来及出版前后


  “老三篇”是对毛泽东《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愚公移山》三篇文章的合称。这三篇文章确实对中国人的精神境界和人生品格产生过极大影响。那么,这三篇文章为什么被合到一块儿称之为“老三篇”?它出版前后的情况如何?

  人们爱读的三篇文章

  《为人民服务》

  《为人民服务》一文,是1944年9月,毛泽东在中央警备团追悼一个普通战士张思德的会上的讲演,新中国成立后收入《毛泽东选集》第3卷。

  毛泽东在这篇讲演中赞扬了张思德身上体现的为人民服务精神,提出了“我们这个队伍完全是为着解放人民的,是彻底地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著名论断,提出了为人民利益而死比泰山还重的价值观。毛泽东还把为人民服务作为共产党人自身修养的根本出发点,提出了“对人民有好处”是我们坚持真理修正错误从而加强自我修养的立足点。

  中国经过几千年封建统治,陈腐的观念长期占统治地位,包括一部分共产党员在内的许多中国人,在世界观、道德观、修养观方面,还处于迷离状态。而毛泽东的《为人民服务》一文,恰恰在此时树立了一种全新的精神境界。因此,毛泽东这篇文章一发表,立即受到共产党员和追求进步的中国人的喜爱。一直到新中国成立,为人民服务,不仅是共产党员的宗旨和口号,而且成为一种全民拥护并努力践行的准则。

  正是因为毛泽东《为人民服务》一文具有这样的重大历史价值,因此,它受到包括共产党人在内的广大人民群众的喜爱,在国人中流传,就成为一种自然而然的现象。


张思德

  《纪念白求恩》

  《纪念白求恩》一文,是毛泽东于1939年12月为八路军政治部、卫生部于1940年出版的《诺尔曼·白求恩纪念册》所撰写,原题为《学习白求恩》。新中国成立后将此文编入《毛泽东选集》第2卷时,题目改为《纪念白求恩》。

  毛泽东在这篇文章中,除了高度赞扬了白求恩的共产主义、国际主义精神外,更重要的是提倡一种共产党人应该具备的品德,即: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对工作的极端的负责任,对同志对人民的极端的热忱。他强调:“一个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毛泽东在这篇文章中,把共产党人应该具备的品格加以高度概括,发表后即成为共产党人和积极上进者进行自我修养时可供对照也可供自励的简明扼要又道理深邃的读本。


白求恩

  《愚公移山》

  《愚公移山》是1945年6月毛泽东在党的七大上致的闭幕词。愚公移山这篇中国古代寓言成为展开全文的故事基础,并且直接作为文章标题。

  文章中倡导的愚公精神,实际上就是共产党人的钢铁意志,毛泽东用“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概括了这种意志,同时毛泽东也说明了共产党的上帝是全中国的人民大众,我们一定要依靠人民的道理。可以说,《愚公移山》这篇文章,既简明扼要地阐明了共产党人的精神意志,又说明了共产党力量的源泉。


愚公移山

  人们为什么喜爱毛泽东这三篇文章?

  毛泽东上述三篇文章发表的时间有先后,但都无一例外受到了共产党员、人民军队指战员的喜爱。国统区追求进步的人们也很喜爱这些文章,当年国统区各大中学校的学生中暗自传阅着这些文章的油印本。人们为什么喜爱毛泽东这三篇文章?

  从大的历史视角看,这与当年中国人民经历上百年黑暗和战乱,精神上陷入迷茫,迫切需要有一种健康的精神追求,有极大关系。也与共产党正在走向辉煌,它的理念正在播向全国人民有极大关系。

  毛泽东上述三篇文章受到人们喜爱,还在于写得短小精悍,文字生动。毛泽东在写这三篇文章之前,写过很多文章,大都是文字雄健有力,逻辑推理严谨,道理阐述深刻之作。但这三篇文章为什么受到更广泛的欢迎?

  这与它们的特点有关:三篇文章中都有人物,有故事;三篇文章中都用简明语言阐述深刻道理;道理讲述入情入理,又十分深刻;三篇文章都通俗易懂;文化程度高的人为文章的逻辑和哲理所折服,文化程度不算高的人也读得懂,记得住。

  当年,延安的抗日军政大学、陕北公学、马列学院、鲁艺、妇女学院,乃至延安日本工农学校,都先后把毛泽东这三篇文章作为学员必读的教材。由于这三篇文章都很短,讲的道理通俗又包含深刻道理,所以,学员们自觉地反复阅读,以至许多学员都能够将这三篇文章背诵下来。当年的这种背诵,没有任何校方或者老师提出过要求,完全是学员的自觉行为。

  延安精神研究会中很多当年的老同志至今仍然对于在延安学习时读这三篇文章记忆深刻,认为这三篇文章实际上是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正是这三篇文章,深深启迪了自己,引领自己成为马克思主义者,成为坚定的共产党人。


老三篇

  “老三篇”称呼的由来

  随着中国共产党的不断扩大,干部的需求量迅速增加,各地培训干部的学校也迅速建立起来。这些干部学校一般学制都比较短。有的学习一年,有的学习半年,短的只学习三四个月,学员结业后即被分配到各个工作岗位。到这种学习时间不长的干部学校学习的人,文化水平参差不齐,每个人的成长经历和思想觉悟都不同,因此,办这类干部学校,最根本的问题,是解决学员的立场、理想、信念、人生观、价值观问题。

  这些学校除了将马克思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列宁的《国家与革命》、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论》等著作作为教材外,也把毛泽东的上述三篇文章作为基本教材。与其它著作不同的是,这三篇文章,几乎用不着教员深入讲解,学员们一读就懂,一读就喜爱,一读就记忆牢固,一读就解决思想问题,一读就提高思想境界。

  共产党在各地办的干部学校之间经过交流经验,很快就都认识到毛泽东这三篇文章,确实是最容易在短期内使学员树立正确理想、信念的好教材,是速成干部学校迅速培养合格干部的捷径。于是,毛泽东的上述三篇文章就在抗日战争后期,在解放战争时期,以至在新中国成立初期,在共产党办的干部学校中全面普及开来。

  当年解放军为也创办了大量短期学校。几乎师一级单位都有这类学校。这类部队学校,既要培养新的军队干部,又要训练那些长期忙于打仗而没有机会学习的干部,还要把起义的国民党军队干部集中起来学习。这些军队办的学校里,几乎无一例外,也将毛泽东的上述三篇文章作为基础教材之一。

  这些过去长期打仗的学员,教员们讲解《共产党宣言》,要反复深入讲解,他们才能懂,而教员只要读一遍毛泽东的上述三篇文章,他们马上就能听懂,而且记忆深刻。不仅如此,学员们还能通过自己的人生经历,列出许多能够说明毛泽东文章中道理的新故事,谈出许多新体会。

  既然学员们喜爱读这三篇文章,各地在培养每期学员时,自然将毛泽东这三篇文章列为必读教材。学员一期一期地结业,学校一期接一期地办下去,毛泽东这三篇文章作为必读教材这一点始终没变。

  新中国成立后,共产党办培养干部的短期学校的这个经验,很快就被各地正规学校所吸取,也把毛泽东的上述三篇文章选作学生入学后进行思想教育的教材之一。这些正规学校的学员们入学后,也非常爱读毛泽东这三篇文章,对于年轻的学生们来说,这三篇文章也确实在他们确立人生观、价值观时期起到了重要影响。20世纪50年代、60年代上大学的人回忆起他们当年大学时代情形时,总不忘记他们阅读过的毛泽东这三篇文章对自己的正面影响。

  由于各学校在培养、教育各届学员、学生中都将毛泽东的上述三篇文章列为必读教材,时间一长,便成了各地各级学校教学计划中的一种惯例。各地各级学校在招收新生后制定教学计划,列出教材名称时,为了简要表述,就形成一种现象:不再一一列出《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愚公移山》的文章名,而直接称毛泽东的三篇文章为“老三篇”。

  直接将毛泽东的三篇文章简称为“老三篇”是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的一种普遍现象。这是特定历史条件下形成的一种特殊叫法,并不是哪个人的刻意发明。

  “老三篇”的叫法,传到共产党和解放军的高层后,也被大家接受,也跟着这样叫了起来。出现这种情况,无非是大家觉得这种叫法十分简捷,能把毛泽东的三篇文章都包括进来,不用一篇一篇地念。

  虽然“老三篇”早已经成为一种普遍称呼,但当时还没有重要领导人在重要讲话中公开这样说、这样写,更没有写到文件上。

  “老三篇”的出版发行

  “老三篇”的出版发行与毛泽东著作的出版,特别是单行本的出版有直接关系,而根基在于读者对这三篇文章的真心喜爱。

  早在战争年代,一些根据地就出过《毛泽东选集》,其中收入了毛泽东的许多文章。各根据地出版的《毛泽东选集》,有多种版本,收入的文章也各不相同。各根据地又都出版过毛泽东著作的单行本。值得指出的是,各根据地出版的毛泽东著作单行本,尽管也都有不同,但有一点是相同的:都出版过《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愚公移山》的油印本,并且文字上没有多少差别。

  新中国成立前后,共产党、解放军中办的各级各类干部学校,也印刷上述三篇文章,作为教材使用。笔者父母1946年进共产党干部学校学习时,就发到《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愚公移山》三篇文章的油印单行本,他们曾经反复阅读,直到年老,仍然保存。

  1949年毛泽东访问苏联,斯大林向毛泽东提出建议:中国应该出版《毛泽东选集》。毛泽东回国后将斯大林这个建议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讲了,中央政治局一致赞成。不久,中共中央成立了毛泽东著作编辑委员会,负责毛泽东著作收集、编辑、整理、出版工作。在收集、编辑、整理毛泽东著作过程中,在成套出版《毛泽东选集》条件尚未成熟之前,陆续通过人民出版社出版了一些毛泽东著作单行本。

  在20世纪60年代初期,林彪把读毛泽东著作教条化、庸俗化之前,毛泽东写的《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愚公移山》三篇文章,都已经由人民出版社出版过单行本,出版后很受欢迎,发行量也很高。但那时还没有将毛泽东这三篇文章合起来出版成一本书的情况。虽然没有这种情况,但在各地各级组织中,在干部学校中,在部队中,人们还是习惯性地把这三篇文章简捷地称为“老三篇”,已经是一种常态化现象了。


  20世纪60年代初期,中国掀起一个学习毛泽东著作的热潮。特别是解放军中推出了不少学习毛泽东著作的典型,如廖初江、丰丽生、黄祖示等。60年代初期解放军中涌现的模范人物如雷锋、王杰、欧阳海等的事迹中,学习毛泽东著作占有很大分量。解放军中学习毛泽东著作只是全国学毛著的一部分,当时,全国党内外干部群众学习毛泽东著作确实相当踊跃。

  为了适应人们学毛著的需要,毛泽东著作编辑委员会除了陆续出版《毛泽东选集》外,继续重视出版毛泽东著作单行本。

  1963年,人民出版社将毛泽东的《为人民服务》和《纪念白求恩》合起来出了两篇文章的本子。

  1964年7月初,人民出版社出版了《毛泽东著作选读》甲、乙种本,其中的乙种本中收入了《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愚公移山》三篇文章。

  1966年3月,人民出版社将《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愚公移山》三篇文章合起来出一本书,并且在出版说明中写道:“本书是根据《毛泽东著作选读(乙种本)》1965年6月第2版所载原文重排的。”

  就在人民出版社将毛泽东的《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愚公移山》三篇文章合起来出版前,毛泽东著作编辑委员会和人民出版社拟请林彪写一段话放在这三篇文章合出本前边,林彪欣然答应了。过了几天,林彪写的话拿来了,大家一看,都很吃惊,林彪写的话实在太短了,不算标点符号,总共只有59个字,全文如下:

  “‘老三篇’,不但战士要学,干部也要学。‘老三篇’,最容易读,真正做到就不容易了。要把‘老三篇’作为座右铭来学,哪一级都要学,学了就要用,搞好思想革命化。”

  林彪这段话,写得虽然短,但有四个标志性的东西:一是首次由林彪这样的中央高层领导用通俗的话称毛泽东的三篇文章为“老三篇”,并且公开发表。二是指出“老三篇”虽然容易读,做到却不容易。三是提出把“老三篇”作为座右铭来学。四是强调学习“老三篇”目的是搞好思想革命化。

  林彪的话很快被毛泽东著作编辑委员会和人民出版社通过,并且决定用林彪的手书字体印在书前。

  “老三篇”出版后,受到了全国读者的广泛欢迎。全国各地新华书店前排起了长长的买书队伍。从1966年3月“老三篇”出版,到12月,就重印了13次,每次印刷的数量,不是以万计,而是以几十万计。“老三篇”的英文版不久也正式出版了,接着,民族出版社出版了中国一些少数民族文字的“老三篇”版本,有维吾尔文、朝鲜文、蒙古文等,甚至还于1967年1月出版了中国人数非常少的锡伯族文字的“老三篇”。之后,党内外、军内外,全国各地,掀起了学习“老三篇”的新热潮。

  当年的人们学习“老三篇”确实起到了涵养人们的精神,帮助人们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提高人们的思想境界的作用。直到今天,仍然有许多人肯定这一点。(摘编自《党史博采》 作者:霞飞)

出处:非常历史(公众号)

栏目:历史
2018-02-16 (
微文周刊 2018年7期

(如不慎侵权,请即联系我站。)
 
如版面不完整 请使用浏览器的【极速模式】 或选择【手机版】在手机上阅读
 

网站留言    免责申明

微文周刊(m.wx24.cn)
Copyright ©
2014-2018 wx24.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络E-mail:wx24cn@163.com 或通过微信公众号联系 →
苏ICP备14015491号-1 苏公网安备32053150316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