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
健康
乐活
奇趣
世事
人文
音乐
历史
书画
艺术
 
繁体中文
周刊首页
往期周刊

微文周刊·2017年51期

>>

世事 栏目

“惩罚告密者”的女老师被全国网友爆赞,她说:你必须自己有所信仰

        王悦微没想到,自己会因为“巧克力事件”火了。


        2017年11月14日,班上一名学生带巧克力来学校,被同学举报。身为班主任的王悦微了解情况后发现,举报者原来是勒索巧克力未遂,告状时还专挑对自己有利的话讲。


        “你带零食来学校,是不对。”她对那个被没收了巧克力的倒霉蛋说,转头又批评举报者:“你以告老师来威胁同学,问人家要好处,更可耻!”处理结果是,她让“倒霉蛋”当着举报者的面吃掉了巧克力。


        像往常一样,王悦微发微博分享了这个小故事。没成想,几天后就上了微博热搜。


        她懵了:“我真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这么处理很特殊吗?”


教育观就是世界观


        “初中班主任想尽办法要我们互相告发。”


        “我们那个时候遇到这么明事理的老师就不会受那么多罪了!”


        “鼓励告密在小学老师中绝非个例,谢谢你跟他们不一样。”


        在“巧克力事件”的微博下,网友们如此评论。还有人详细分享了自己上学时“被告密”的往事。


        四天后,王悦微发表了一篇文章《学生告状很正常,但不能以此培养告密者》。她详细区分了三种学生告状的类型:一是出于儿童朴素的道德感;二是因为自己的利益被侵犯;第三种才是出于嫉妒或威胁的动机要告状,损人利己。


        前两种情况下她是支持告状的,第三种才堪称“儿童版告密”,值得警惕。她写道:“我们绝不能培养学生来做告密者,这是很可怕的……我希望学生们举止文明,班级井井有条,但我不希望通过同伴之间的相互告密来掌握他们的动向。”


        给她点赞的评论也获得了100多个点赞。


王悦微在批作业。 采访对象供图


        王悦微说,一个人的教育观就是一个人的世界观。

 

        2005年,王悦微班上一个很有主见的小孩跟她说,我长大要做不好也不坏的人。王悦微问他,什么是不好也不坏的?他说,每天坐着飞机飞来去、到处去讲话的那种是好的人,但是我觉得他们活得太辛苦了,可我也不想做坏人,就想做我爸爸这样不好不坏,很平常、很幸福的人。


        “那时候我对他的想法是赞赏的,人生不就追求这样的一个境界,对吧?”王悦微说。


        十年后,她带的班级中也出现了一个非常聪明的学生,作文写得尤其好,却不愿意参加比赛,平时对作业、考试也是“及格万岁”的态度。讲起话来,一如当年那个小孩:“我不想争名夺利,以后就想做个平平凡凡的人。”


        王悦微却换了态度。她给学生布置任务,写一写对“淡泊明志,宁静致远”这句话的看法。看完之后,她叫过来学生,好一顿唠叨。“我说你是用淡泊名利这个幌子来遮掩你的懒!”模拟起当时的情景,王悦微手一挥,面前的空气被劈为两半,威严感陡然而生。


        “人确实应该不在乎名利,不应为此所累。但是,翻过高山才能说不在乎山高,因为挑战是需要勇气的。你都没有奋斗过,就说我不在乎名利,不对吧?你应该去积极地生活,积极地面对生活的挑战。”她说。


        在她心里,这个学生早慧、有才华,不是平庸之人,何况年纪还小,应该把目标放得远大,不能轻易埋没这种才华。


        像这样的学生,尽管只有十来岁,她也会像和大人一样谈话。


学生作文。澎湃新闻记者 章文立 图


会断案的老师最有威信


        《学生告状很正常,但不能以此培养告密者》一文发表后,有赞有弹,有人做诛心论,也有人提醒她别被人利用。


        王悦微哭笑不得,在微博上耿直地怼回去:“关我什么事?”现实中提起,她只剩一脸无奈,觉得事情被过度解读了。对她来说,十几年教师生涯中,每天都有学生之间的琐事发生,也常常需要“断案”,这只是其中再平常不过的一次。


        前段时间,她刚和学生说课间玩耍时不要在地上打滚,第二天就看见有学生滚在地上。按照刚刚制定的“规矩”,本想叫过来狠狠批评一顿,王悦微想了想,又把学生叫过来,详细问原因。


        学生说,因为隔壁班的某某推我。她叫来某某,某某又说,是因为那个学生在打四年级的男生。她只好又叫来四年级的男生,小家伙很委屈,说,我昨天跟你们班另一个男生聊天,他给我一块钱让我放学后帮他买辣条,被他(即在地上打滚的学生)听见了,跟我说那一块钱要是我不给他,他就打我,所以我今天来报仇。


        王悦微头都大了。本以为是简单的不良习惯问题,结果横跨两个年级三个班,整整花了两节课时间才搞清楚,还涉及勒索式的校园欺凌。她让学生把事件经过写下来,请家长来学校沟通。“这种事一定要及时制止的。”她一脸严肃。


        倾听是她的秘诀。“你要是直接狠狠批评一顿,就过去了,怎么会知道后面还有勒索的事?前一天刚讲了规矩,第二天马上犯,肯定有问题的。所以,花两节课也要搞清楚。”她说。


  副校长王瑶评价说,王悦微是会蹲下来和孩子说话的那种老师:“很平等,那孩子才会跟你说心里话。”


        断案多了,自然就有了威信。“王老师很厉害的!”课间时分,凑在教室后排的几个男孩子说起王悦微都很服气,其中一个拼命点头,骄傲感写在脸上:“没有她破不了的案!”但孩子们不怕她,说她平时不凶,爱笑,也会开玩笑。


      她说,自己从来没发现过任何一个十恶不赦的小孩,成长的过程都会犯错,教育他们就行了。


“家长的言行很重要”


        班上学生,王悦微基本都去家访过,个个心里都有一本账。

 

  说起家访,她忍不住大吐苦水。有一年给全班的家长发短信,说想去家访,周末有空接待请回复。结果全班43个人,大概只有五六个家长表示愿意。后来去一个平时问题很多的孩子家,孩子爸爸远远打个招呼就钻进屋里看电视,全程没有说话;和孩子妈妈聊问题,一味为儿子辩解,感觉怎么都说不通。 


        她觉得心累:“家长的言行是很重要的。你看到一个小孩有问题,多半家庭教育也有问题。”不交作业的孩子,她在QQ上叮嘱家长,往往也得不到及时回复。学习总是跟不上的孩子,她家访后发现,父母离婚后另外组建家庭,只有祖孙相依为命,可长辈是文盲。


        副校长王瑶介绍,王悦微所在的小学是一所普通的公办完全小学,也有一部分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大部分学生家长非常辛苦,甚至有人打两份工,迫于生计压力没有时间和能力管孩子的学习,也不是非常重视。


        对于实在不配合的家庭,王悦微生气之余,更多是怜悯。女儿上小学前一晚,她想了很多:“我就想,老师会喜欢她吗?因为在老师眼里她是一个很普通的小孩,但在我眼里她是非常珍贵的。所以我想每个家长在送孩子来的那一天,他们都是充满信心和期待的。小孩后来变成懒惰的样子,难道家长真的没有心痛过吗?肯定是有失望的。所以,我觉得做老师应该有一种慈悲的心态。如果你想‘你不管我也不管’,赌气,那就完了。”


        上届全班40多个小孩,毕业时, 她为每个学生精心准备了一份毕业礼物,花了将近一千块钱,却只有一个家长打电话来说‘老师谢谢你’,王悦微有点伤心。她说自己从来不收任何学生送礼,但还是希望情感上有所反馈。“不计较,只能是这样,要不能把自己气死,你就做不下去了。”王悦微笑笑。


王悦微给上一届毕业生做的台历


        “巧克力事件”后,有人在微博上骂她,学生帮她,跟人家吵架。她和学生说不必要,心里却偷着乐了半天。当老师总是这样有苦有乐。她常宽慰自己,既然做的是面向大众的公民教育,就必然要承受这种失落,但老师能做的事还很多,学生们感情朴实,家长总还是尊敬老师的,想想便也知足了。


“人应该做有担当的人”


        “十觞亦不醉,感子故意长。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杜甫:《赠卫八处士》)


        教室里一片寂静。王悦微的朗诵余韵悠长,坐在后排的一个小男生听得怔怔出神。


王悦微给学生上语文课


        这节课的内容原本是讲杜甫的《春夜喜雨》。她带领学生们释义,点人起来诵读,和一脸严肃读诗的学生打趣:“你要有喜悦之情啊,先要有喜悦之神色。”


        小学生能理解和欣赏这些吗?王悦微觉得并不重要,懂最好,不懂也没关系。在她看来,除了教文释义,语文课的价值更在于培养学生对语言、对诗、对美的感受。现在不能理解的,或许以后就能理解了,重要的是拓展学生的视野,给他们心里留下一颗种子。


        她喜欢丰子恺,喜欢李娟,因为“非常的真诚”。学生们做测验,她站在讲台上批作文,看到学生写倒立项目校长做示范:“校长也是一把老骨头了……”忍不住笑出声。


        “作文里什么都可以写,王老师不会骂人的。”提起来,学生眨眨眼说一句,嘻嘻哈哈跑走。旁边同学插话:“我上次周记写作业布置太多了,还得了90分。”


学生在作文里吐槽写作文,王悦微打了90分。澎湃新闻记者 章文立 图


        王悦微说,小孩子是很纯真的,是没有被污染过的,所以能从他们身上看到希望。此前她写过一本书,书名就叫《我们的天真填满整个宇宙》,这本书里记录了她工作十年里积累的教育故事,她希望能保存他们的真诚与天真。


        现在她运营着两个微信号,其中一个用于发表95分以上的学生作文。此前想帮学生投稿,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平台,便干脆自己办。上学期期末总结,一百一十三篇,还收到了共计700多元“赞赏”。最多的学生发表了11篇,分到七十多元。

        

        王悦微说:“你必须自己有所信仰。我觉得童年的底色会影响人一生的。你可能很渺小,改变不了整个世界,但是你(做老师)会改变他们(学生)的人生,这是很有意义的事情。”

        

        身边有很多人劝她,粉丝那么多,可以辞职了。她认识的一位老师刚辞职,开作文班,两百多个学生,一人收2000块钱,一期就是40万。但王悦微没动心思,她执着地想做小学班主任,说愿意一辈子干这个。

        

        在微博上,她写:“我可以在我的班级里营造这样一个小小的世界:作恶就要被惩罚,善良就应该被保护,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受过欺负的瑟缩和委屈,每个人的心都是光明的,每个人的灵魂都是自由的。”

 

 


来源:澎湃新闻(记者 章文立)(ID:thepapernews),内容有删节

出处:人民日报

栏目:世事
2017-12-22 (
微文周刊 2017年51期

(如不慎侵权,请即联系我站。)
 
如版面不完整 请使用浏览器的【极速模式】 或选择【手机版】在手机上阅读
 

网站留言    免责申明

微文周刊(m.wx24.cn)
Copyright ©
2014-2018 wx24.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络E-mail:wx24cn@163.com 或通过微信公众号联系 →
苏ICP备14015491号-1 苏公网安备32053150316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