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繁体中文 | 网站留言 |
人生
人文
时代
健康
奇趣
音影
书画
历史
 
微信24小时
经典电影典藏

微文周刊·2022年15期

>>

历史 栏目

色字头上一把刀

朱温的名字,像他的人生一样反复无常。

起初,他叫朱温,小名朱三,是人见人厌的乡村流氓。以至于日后衣锦还乡,他妈王氏都不相信,对来迎接的使者说:“我家朱三落拓无行,别去做贼死在外面就行,怎么可能当大官?”

唐末乱世给了流氓朱温发迹的机遇。黄巢起义时,朱温本是起义军的大将,却在关键时刻叛变投唐。于是唐朝封朱温为节度使,还给他赐了个新名字——“朱全忠”

朱全忠骗取朝廷信任后,苦心经营多年,成为拥有七十二州、二十一镇的中原霸主,连弑两个皇帝(唐昭宗、唐哀帝),终结了大唐王朝的统治,建立后梁,是为后梁太祖。称帝后,他摘掉了唐朝给他的帽子,改名为朱晃。晃是光芒闪耀的意思,这个山沟里走出的枭雄,想用新名字掩盖他过去的不光彩。

谁也不知道,当朱温被亲生儿子的杀手捅死在床上时,他脑海里浮现的走马灯,是砀山午沟里的乡村青年,还是镇守一方的大将,抑或是一个性格扭曲的帝王。

朱温画像。图源/网络

01

朱温称帝后的第二年,后梁开平二年(908年),他的老对手晋王李克用走到了人生终点。

在与老对手的最后一次较量中,朱温占据上风,他派大军北上攻打潞州,包围李克用治下的重镇上党(今山西长治)。

彼时,朱温的风头一时无两,天下只有河东、凤翔、淮南、巴蜀的割据势力仍沿用已去世的唐昭宗的年号,其余地区皆奉后梁为正朔。

朱温大举进犯之下,潞州困守一年,城中物资几乎竭尽。割据河东的李克用遭受打击,本人又身患重疾,头上生毒疮,病情严重。

弥留之际,李克用将未成的霸业托付给嗣子李存勖[xù],并将三支箭赠予李存勖,留下遗言,一矢讨刘仁恭(幽州军阀),一矢击契丹,一矢灭朱温,随后长叹道:“汝能成吾志,死无憾矣!”

宋代朱熹有一句名言:“命为志存。”生命为志向而存在。

过去二十余年,梁晋争霸影响天下局势,朱温与李克用斗了大半辈子。因此,老对手的离去难免让朱温心生懈怠。他失去了一个好对手,一个可以让他时刻神经紧绷的目标。

朱温见晋军战败撤退,以为潞州已是囊中之物,更看不起年轻的李存勖,以为对方只是一个不懂军事的小孩。

但李存勖深知,潞州若失,河东不保,于是放弃死守,亲率大军南下,在潞州北部安营扎寨。

从小就跟随在父亲身边的李存勖绝非任人拿捏的软柿子。他利用黎明之前、天降大雾的时机,埋伏于三垂岗,在晨曦中直捣梁军包围潞州所筑夹城。之后,后唐军队兵分三路,摇旗击鼓,将后梁所筑夹城拦腰截断。

混战之中,晋军沙陀兵杀后梁兵一万余人,后梁大将符道昭战死,另一名大将康怀英只带着亲兵百余骑遁逃。

战报传到后梁都城开封,朱温吓了一跳,感慨道:“生子当如李存勖,李氏不亡矣!我家的儿子不过都是猪狗而已。”

李存勖解潞州之围,是梁晋争霸的一个转折点,在被后梁打压多年后,晋军终于打了场翻身仗。与此同时,朱温逐渐从顶峰滑落。

李存勖画像。图源/网络

02

朱温在位时,也考虑过做一个好皇帝。他曾一心求治,在法制、经济各方面推行一系列改革,渴望翦灭群雄,一统天下。

朱温命大臣删定唐朝律令格式,颁布了新法律,定名为《大梁新定格式律令》,并要求这部法典“传之无穷,守而勿失”,有点儿秦始皇确立皇帝制度的意思。

先别笑朱温迷之自信,他制定的律法,还是有不少可取之处。

中晚唐以来尾大不掉的难题之一是藩镇

朱温为了压制藩镇势力,从法制上加重了州县权职,诏令各地,规定藩镇属官地位没有高卑之分,一律在刺史、县令之下,不许他们再擅作威福。这可以说是宋代加强中央集权举措的雏形。

朱温重法,那都是动真格的,史书称其“严察用法,无纤毫假贷”

开平年间,有一次,朱温的心腹爱将寇彦卿入朝觐见,路过天津桥(洛阳一座古桥,始建于隋),一名行动迟缓的老人不经意地阻挡在他面前。寇彦卿性子急,立刻命令随从将老人推下桥,摔死了。此事发生后,执法官员崔沂上书弹劾寇彦卿,要追究其罪责。

寇彦卿大怒,宣称要雇人杀崔沂:“有得崔沂首者,赏钱万缗。”

朱温没有丝毫偏袒,他知道此事后,严厉地警告寇彦卿:“如果崔沂有毫发之伤,我就杀了你全家。”这使当时的后梁大臣无不肃然,谁也不敢再轻易违反法律。

在朱温这里,违法乱纪的事情不能干,拍马屁也有风险。

有一年,河南一带洪水泛滥成灾,朱温的侄子朱友谅在地方为官,不但谎报灾情,还派人给朱温献上代表祥瑞的“瑞麦”(一株多穗或异株同穗之麦),这是在吹嘘自己的政绩,也是在奉迎主子。

朱温早就知道洪灾的事情,对朱友谅这种报喜不报忧的做法大为不满,骂道:“丰年为上瑞。今宋州大水,安用此为!”

朱友谅没有讨得朱温欢心,反而因此被罢免了官职。

朱温早年在藩镇时,军法严明,手下将校有战死的,他的部下兵卒全都斩首,称为“拔队斩”。这项残忍的措施让朱温的军队实力大增,但也出现了很多逃兵,他们很多用面部刺字来记录军号,因此不敢逃回乡里,只好聚集在山林川泽之中做强盗,成为地方的大害。

称帝后,朱温颁布诏令赦免他们的罪过,地方上的盗贼减少了十之七八。

因此,历史学者吕思勉说:“在唐五代之际,梁太祖确是能定乱和恤民的。”

影视剧照

开平三年(909年),朱温迁都洛阳,祭祀上苍,大赦天下。

由于之前一直在打仗,实行的是战时政策,官员们都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到这一年,朝廷费用开支逐渐充裕,对文武百官由半俸改发全俸。

尽管四方群雄未灭,但此时的朱温想的也许是千秋万代的功业,想着怎么流芳百世。

然而,更令后世熟知的却是他的暴虐与荒诞。

朱温画像。图源/网络

03

潞州之战被李存勖占了便宜后,朱温急于与晋军决战,却常把脾气撒在大臣身上。

史载,朱温为了尽快发兵北征,一雪前耻,“意郁郁,多躁忿”。功臣老将往往因为一点小过失就被杀,众臣对朱温更加畏惧。

朱温的手下将领黄文靖邓季筠骁勇善战,早年深得朱温信赖。到了朱温晚年,黄、邓二人却因为阅兵时表现太差,仅仅是一个“马瘦”的理由,就被下令处死。

乾化二年(912年),朱温从洛阳出发北巡。随行的官员因为朱温嗜好杀戮,大多表现出抵触心理,想要推辞,朱温偶然听到他们的议论,更加愤怒。

经过白马顿这个地方时,朱温摆酒宴,命官员参加。由于队伍庞大、时间仓促,很多官员没能及时赶到,朱温就派骑兵在路上催促。

结果,左散骑常侍孙骘、右谏议大夫张衍、后部郎中张俊三人最后赴宴。朱温以他们迟到为由,“命扑杀之”

晚年朱温的心理和身体都大不如前,已然病魔缠身。史书中有其多次病重的记载,每过一段时间就是“寝疾”“疾甚”“久疾”

朱温身体每况愈下,却更加急功近利。

在人生的最后一年,朱温乘李存勖与幽州刘守光机交战的机会,引兵渡河攻晋,号称五十万大军。

李存勖的大本营由名将符存审(也作李存审)镇守,一开始,晋军副将以为寡不敌众,劝符存审躲在城中,避免与朱温交战。

符存审却对部下说:“我主现在幽、蓟有战事,没有军队支援我们,南部的军事交给我们,如今朱温攻城略地,蓨县(今河北景县)等地吃紧,我们不能坐视不管,应该用奇计打败梁军。”

于是,符存审放下吊桥,分出奇兵,攻击后梁的辎重部队,把俘获的几百名后梁兵杀死,只留数人,砍掉胳膊后放走,说:“替我告诉朱公:晋王的大军到了!”

当时,蓨[tiáo]县尚未攻下,朱温带领杨师厚等人前去支援,率兵昼夜急攻。符存审又派出几百人绕到朱温军队的后方,模仿后梁军的旗帜和衣服颜色,混在打柴割草的后梁兵中。等到太阳快要落山时,这支晋军杀入后梁军营,放声呐喊,弓箭齐发,烧毁帐篷和粮草,在营中横冲直撞。

入夜后,奇袭的晋军割去后梁士兵左耳,带着部分俘虏离去,后梁军军心大乱。正在这时,之前被晋军砍断胳膊的后梁兵跑来向朱温报告:“晋军大队人马到了!”

尽管晋军主力还远在幽州,但符存审的警告并非空穴来风,李存勖这个军事奇才在与幽州刘守光的战争中节节胜利,转眼间就要攻下幽州,朱温夹击晋军的计划即将泡汤。

病中的朱温大为惊惧,不敢恋战,连夜带兵后撤,却分不清方向,迷路了一百五十里。一路上,晋军统治下的百姓拿着锄头和棒子在后面追逐,后梁军抛弃的粮草军械不计其数。

不久后,朱温派遣侦察兵去探明李存勖的动向,结果士兵回来报告说:“李存勖的大军其实还没到,只是一小支流动骑兵罢了。”

朱温一听,更加羞惭愤恨,从此病情加重,连轿子都不能坐,一路走走停停,好不容易才回到洛阳。

回洛阳后,老迈的朱温对近臣说:“我经营谋取天下三十年,想不到李克用的余孽如此兴旺强大。我看李存勖这小子志向不小,老天又欲夺我余年,我几个儿子都不是他的对手,看来我将死无葬身之地了。”

五代十国-梁晋争霸时期。图源/中国历史地图集

04

朱温后来确实死于非命,但不是死于老对手李克用的儿子之手,而是倒在了自己儿子刀下。

色字头上一把刀,这是朱温晚年犯下的另一个错误。

后梁大臣张全义治理河南多年,善抚军民,功勋卓著,被誉为“再造都畿”的能臣。

乾化元年(911年),朱温路过张全义私宅,前去避暑,住了十天,看上张家美貌的妻女,霸王硬上弓,强行奸污了她们(《新五代史》:“全义妻女皆迫淫之”)。在《资治通鉴》中,这段记载更是令人发指,说朱温“乱其妇女殆遍”,也就是把张全义家的妇女睡了个遍。

张全义的儿子难以忍受这种奇耻大辱,想要提刀杀死朱温,却被张全义劝阻。张全义说:“我们家以前在河阳,被李罕之(唐末五代军阀)围攻,靠吃木屑来度时日,仰赖他带兵救我,才能有今天,这个恩情不能忘。”

后世史家对朱温凌辱张全义一家女眷的故事历来半信半疑,比《新五代史》《资治通鉴》年代更早的《旧五代史》就没有记载这一事件。

但是,史书中还写了朱温晚年纵情声色,荒淫无度,其儿子与养子征战在外,他就召集儿媳妇入宫侍奉。其中,朱温养子朱友文之妻王氏容貌姝丽,朱温尤其宠爱她,王氏也常乘机跟公公吹起枕头风。

由于朱温的长子朱友裕早逝,美风姿、善谈论的养子朱友文年龄较长,得到朱温的青睐,地位上与朱温诸子平等看待。朱温迁都后,以开封为东都,洛阳为西都,任朱友文为东都留守,委以重任。朱温病重之际,特意派王氏到东都召朱友文前来托付后事。

朱温有个庶子叫朱友珪,母亲是营妓出身,地位卑微,但他的妻子张氏也常常入宫陪侍朱温,因此掌握了不少一手信息。

张氏听说朱温派王氏去开封找老公,于是添油加醋对朱友珪说:“皇上把传国玉玺交给王氏带往东都,我们离死没有几天了!”

朱温喜怒无常,对贬官者大多追命赐死,还曾用鞭子打了犯错的朱友珪。朱友珪对父亲越发恐惧,心生谋逆之心,他的亲信见许多功臣因小过被杀,都愿意与朱友珪谋划。

乾化二年(912年)六月的一夜,朱友珪率领亲兵五百人半夜进宫,同时假传圣旨,赐死在开封的朱友文,随后将屠刀伸向了父亲朱温。

朱友珪闯进寝宫时,朱温从床上惊起,问是谁谋反。朱友珪坦然地说:“非他人也!”

朱温这才知道是次子作乱,怒道:“我早就怀疑你,只恨没有杀了你。你这小子如此悖逆,杀父篡位,老天爷会放过你吗?”

朱友珪无动于衷,命令手下:“把老贼碎尸万段!”

朱温愤而起身,但年过花甲的他早已不复当年勇。朱友珪的马夫冯廷谔挥刀砍了三次,先是被他躲过,劈到了柱子上。到了第四刀时,朱温已经筋疲力尽,倒在了床上,被冯廷谔刺了个“透心凉”(“刺帝腹,刃出于背”)。

一代枭雄,当场毙命。

朱友珪亲自用破毡子把父亲的尸体裹起来,埋在寝殿里,封锁消息,随后假传诏书,自立为帝。

朱友珪篡位后,任命三弟朱友贞留守东都,但朱友贞不想拥戴这个弑父夺位的异母兄,而是想自己做皇帝。

不久后,朱友珪与朱友贞爆发了内讧。朱友贞打起感情牌,拿着朱温画像召见老爸的旧将,说:“先帝与你们三十余年南征北战,经营帝业。现在先帝尚且被人杀死,你们到何处能够安身呢?不如奔赴洛阳报仇雪耻,就可以转危为安了。”

朱友珪弑父篡位后仅过去七个月,朱友贞联合朝臣发动兵变,朝中大臣率军攻入宫中。朱友珪抱着老婆张氏跑到城墙下,发现无法逃脱,命令亲信冯廷谔将自己与张氏杀死,之后,冯廷谔也拔剑自杀。

古都洛阳。图源/摄图网

朱友贞即位后,为了防止其他兄弟图谋皇位,在位期间任用亲信,大杀宗室。

在一场骨肉相残的人伦惨剧后,后梁国力衰退,朝中人心涣散,最后被朱温晚年忌惮的李存勖攻灭。

纵横天下三十年的朱温没能成为一代明君,他开创的王朝也不过三世而亡,只剩下史书中的满纸荒唐。

参考文献:

[后晋] 刘昫:《旧唐书》,中华书局,1975年

[宋] 孙光宪:《北梦琐言》,中华书局,2002年

[宋] 薛居正:《旧五代史》,中华书局,1976年

[宋] 欧阳修、宋祁:《新五代史》,中华书局,1974年

[宋] 司马光:《资治通鉴》,中华书局,2009年

傅衣凌:《关于朱温的评价》,《厦门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59年第1期

出处:最爱历史

栏目:历史

2022-09-17[荐] (

微文周刊 2022年15期

(如不慎侵权,请即联系我站。)
如版面不完整(如无音视频、显示混乱等) 请使用浏览器的【极速模式】 或选择【手机版】在手机上阅读
 

网站留言    免责申明

微文24小时(m.wx24.cn) V10.0
Copyright ©
2014-2022 wx24.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络E-mail:wx24cn@163.com 或通过微信公众号联系 →
苏ICP备14015491号-1 苏公网安备32053150316245


微信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