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繁体中文 | 网站留言 |
人生
人文
时代
健康
奇趣
音影
书画
历史
 
微信24小时
经典电影典藏

微文周刊·2022年13期

>>

人生 栏目

落花无言,人淡如菊

每天的每天,我怎么会那么渴望一份宁静与幽谧呢,纵便孤坐发呆,亦觉享受。每当夜深人静,碗筷睡了,家具睡了,小妞睡了,小狗也睡了,而我独醒着,此时此刻,心饱满如澹澹花开,澄澈如溶溶月色。

年岁愈长,越来越觉悟到:人,真的需要一份情怀,以及一点情意的。当心静下来,让灵魂跟上来,这时,窗外嘈杂喧嚣的车水马龙声,是可以在脑海里被恍惚成小桥流水声的;风动帘幕,划过眉尖,是可以将不宽不窄的陋屋想象成竹风袅袅的寂寂幽篁的。

喜欢,闲静时光里,打开一本书,看几行字,或许什么也没能看进去,但这份意境这份雅致就足以让浮躁迷离的心魂渐次平静下来。人静而安,安而心宁,忽而,就有一个字或一句话入了眸,触了心,就像,倏地想起你说过的话,骤然珠泪盈眶,一下子,与你的心与你的魂相融在一起,一种不可说不可诉的恬暖充溢周身。

人与人之间最美最深的情感,是心与心的互相抵达,终是明白,我安静时最美的样子,是叩响你心门的时刻,恰似,我思念你的时候,安静得像一首诗,那么美,那么妙,仿佛一缕缕芬芳从诗词里出窍而来,润了心,媚了眼,犹如山色空蒙水光潋滟的胜境浮现眼前,犹如走进“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的禅境,风很静,水自流,无声,有声,一份孤往,十分情深,尽在无声胜有声的懂得里升华与沉淀。

闲来,读《诗品二十四则》,里面的一则《典雅》,默吟,轻念,如此心生喜欢,心,倏忽进入妙境,不可言,不可语。“玉壶买春,赏雨茅屋,坐中佳士,左右修竹,白云初晴,幽鸟相逐,眠琴绿荫,上有飞瀑。落花无言,人淡如菊,书之岁华,其曰可读。”

梅雨时节,闲坐于茅屋之中,赏雨品酒,没有咖啡,只有美酒,悠悠然,欣欣然地聆听雨落,雨,沿着长满青苔的屋檐一滴一滴地滑下。旁侧或对面,知心好友二三,四周茂林修竹,林风竹语浅浅诉,鸟语花香萦萦绕。 这让我想起了魏晋时的兰亭,想起,雨过天晴,如洗的蓝天上,白云朵朵,林中有鸟相逐,空中阵雁欢歌, 抚琴者弹累了,浅卧轻眠于茵茵绿荫之下,静听高峰上挂下来的瀑布,入眼处满目皆花,花开无声,花落无言,人淡自如,如同那东篱的菊,素静闲雅,清远脱俗……

那些渐次淡去视线的人,我总秉持相见不如怀念的执念,总觉得,不再有过灵魂交集的昔人,即便聚首在一起,除了慨叹岁月匆匆,伤怀光阴如梭,别无更多的话题可以继续下去,倒不如,让昔日的点滴保持初见的美好不动声色地封印在心底的某个角落,弥久生香。那些早已擦肩而过的前尘世事,何必反复追忆,反复提起呢,在静好的岁月里,人淡如菊,按部就班地过着寻常日子,不再追求虚浮的奢华,不再喜好艳丽的色彩,只愿,在简约的四季里,和那个平淡的人,魂灵相通,他读着我的字,我念着他的好,一同老去,如此,甚好。

对于旧时光,我有一种从骨子里浓得化不开的喜欢与钟爱,白落梅如是说,亦是我的心声:“有时候,轮回也是一种美丽,比如四季辗转,比如一本翻旧的书,比如一出唱久了的戏,比如一个说老了的故事。随着年岁的增长,会觉得老旧、古朴的事物才真正值得珍藏。就如同一块老玉,被时光打磨了所有的锋芒,而变得温润耐品。那些喜欢过五颜六色的人,终有一天会独钟于素净的白。那些曾经喜欢喧闹繁芜的人,终有一天会向往宁静淡远。”

入心的文字,喜欢一品再品,寂夜,清音绕梁,读着白音格力的文字,真的很享受,我甚至在心里想象着,他该是多么美好多么安静的一名男子呢!他文字里的那份柔,那份静,那份韵味,那份情怀,品之萦怀,感之润心。

他写道:“有一天,走过一个橱窗,看见几件白衣白裙,禁不住停步。白衣清亮,让眼睛顿时流起小溪水。我站在一件件白衣前,浑身打了个激灵。突然觉得,人真的应该好好爱一回,真应该放开一切恩怨,抛下一切自私贪念,只简单地,不计得失,不管悲喜,甚至可以不声张不热烈地在心底,好好地,洁净地,爱一回。因为——其实我还能穿几回白衣,在你带来你的烟火前。”

当今的我,不正热烈地喜欢着白衣白裙吗?白的衬衣,白的裙子,一件又一条,棉的,麻的,丝的,绸的,混纺的,长的,短的,厚的,薄的,没细数过,到底有多少件多少条,总之,穿之不过来,只因,出奇无端地爱上那一抹素白,素白的情韵,素白的光阴,恰似那素素淡淡的烟火日子,无多惊喜,无多落魄,已是最好;又好似与你的相遇相知,素净而圣洁,无风花雪月,无海誓山盟,却深入骨髓,却是“青山不墨千年画,流水无弦万古琴”的旷世亘古。

“我见过千万人,像你的发,像你的眼,却都不是你的脸”。我没爱过几个人,但我懂谁能爱,谁值得爱,谁是我生生世世都想要爱的人。思君若风影,来去不曾停。总有一缕花香让我想起你,总有一阵微风捎来你的讯息,总有一个街角能搜寻到类似你的身影,总有一个字一句话为你挥墨留痕,总有一种情感在岁月里随着时日成长。

人之所需,到最后,是至简朴、至清静、至自然;人之所爱,到最后,是至真、至诚、至淡。一个有真性情的人,清淳地美好着,清透地生活着,优雅地变老着,便是生之圆满;一个有真情意的人,孤寂而认真地想念着,痴情而忠贞地眷恋着,深沉而高尚地真爱着,便是爱之圆满。

携一颗如洗的心,置于山水之间,闲庭信步,桃花红,李花白,紫燕语,黄莺啼,这厢红了樱桃,那厢绿了芭蕉,坐看花开花落,卧观云卷云舒,静听关关雎鸠,任尘满面鬓如霜,任风在吹幡在动,不思人生几何,不想世事沧桑,只,享自然之美,自然之亲。吾来问道无余说,云在青天水在瓶。

佛说,婆娑世界,婆娑即遗憾。懂得了遗憾,便懂得了人生;懂得了人生,便懂得了爱;懂得了爱,便懂得了落花流水春去也;懂得了落花无言,便懂得了人淡如菊,可谓真言也。

 

作者:桃园野菊

出处:美文天天看

栏目:人生

2022-07-18[荐] (

微文周刊 2022年13期

(如不慎侵权,请即联系我站。)
如版面不完整(如无音视频、显示混乱等) 请使用浏览器的【极速模式】 或选择【手机版】在手机上阅读
 

网站留言    免责申明

微文24小时(m.wx24.cn) V10.0
Copyright ©
2014-2022 wx24.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络E-mail:wx24cn@163.com 或通过微信公众号联系 →
苏ICP备14015491号-1 苏公网安备32053150316245


微信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