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繁体中文 | 网站留言 |
人生
人文
时代
健康
奇趣
音影
书画
历史
 
微信24小时
经典电影典藏

微文周刊·2021年13期

>>

人文 栏目

中国绝色,惊艳了时光

你可曾

用色彩诉说独特的中国韵味。

天青、月白、苍绿、黛蓝、

绛紫、妃红、十样锦……

当这些名字袅袅娜娜地袭来,

山水画墨就在眼前晕开,

只有中国的颜色,

才这般,美得不可方物。

■银朱

朱砂为红,

是最纯正的中国色。

天子朱批、贵胄朱门,

宫闱红墙连天阙

而人间少女,

“鸳鸯相对浴红衣”。

穿一身红,

喜气而热烈,

仿佛能穿越红尘迷雾,

以最美的姿态绽放在时光里。

中国人的祈愿,

全在这一抹朱红里,

如翩翩惊鸿舞,

凝结着浓化不开的传统精髓,

沿袭了各朝各代的无尽风华。

■胭脂

“胭脂何事,

都做颜色染芙蓉”

胭脂,也曾被叫做焉支,

匈奴地区甚至曾流传民歌,

“失我祁连山,

使我六畜不蕃息;

失我焉支山,

使我嫁妇无颜色。”

在红蓝花正盛之时,

将整朵摘下,

石钵中反复杵槌,

红蓝花有红、黄两色,

淘去黄色后,

便是鲜艳的胭脂色。

古医书记载

蜀葵花、重绛、山花及苏方木,

皆可制成胭脂。

古时女子,

有着玲珑胭脂面,

堪比三月阳春风。

晨起卷帘来,

在白雪凝琼的双颊上,

用胭脂晕红,

给唇间点绛,

少女心事与胭脂,

就是年华最美的样子。

■十样锦

十样锦,

百种心事千相思,

心悦君兮君不知。

十样锦本是一种信笺,

浣花溪畔灵秀处,

唐朝女诗人薛涛,

以草木为材,

将纸张染成少女粉,

上提小字,

以寄深情。

只有情窦初开的少女,

才想得出这种浪漫,

而信笺的颜色,

也成了最佳的恋爱色调。

谁说古人皆死板?

草木染成十样锦,

寄我心思与君知。

■ 深竹月

蔼蔼紫薇直,

秋意深无穷。

滴沥仙阁漏,

肃穆禁池风。

竹月泛凉影,

萱露澹幽丛。

绣幕灯深的时候,

晚云拨开是月,

窗前弄影是竹,

冷月光映着竹香,

如果有颜色,

就是深竹月,

这一抹独特的蓝。

寒房风白羽,

尊前笑青春,

深竹月的夜色,

一壶好酒,

几缕清风,

就是中国文人酷爱的独处时刻。

■天青

天青色,

源于宋徽宗的一场美梦,

梦中烟雨初霁,

江白搭配着天青色,

于是徽宗醒后,

立马题词:

“雨过天青云破处,

这般颜色作将来。”

徽宗命人根据自己所写,

烧制出如梦似幻的天青釉色,

最后汝州工匠技高一筹,

从此,世上多了一种

传世瓷器汝窑瓷器。

看多了软红十丈绮罗繁华,

雨洗天青后的颜色,

美得返璞归真。

野绿连空,

天青垂水,

素色溶漾都净。

■ 碧玉石

《说文解字》有云:

“碧,石之青美者。”

似青似绿,

带着几分生机,

又有几分含蓄。

它清淡粉嫩,

没有正绿的耀眼,

却令人心安,

如飘忽不定的雨,

和稍纵即逝的雾,

是怀玉之色,

润泽又温和。

■ 相思灰

平生不会相思,

才会相思,

便害相思。

如果说颜色有情,

相思灰则最为情深。

不深不浅,

不至漆黑,

不到素白,

一身恬淡,

令人多了几丝缠绵的相思。

暮色依微之时,

万化渐浓,

柔情一寸寸加重,

“春心莫共花争发,

一寸相思一寸灰”,

这便是相思灰,

相思成灰,

也不改痴心。

■黛蓝

“泼黛揉蓝画不成,

暝色仍含紫。”

染青石,

谓之点黛。

《说文解字》里说:

“蓝,染青草也。

黛,画眉也,从黑。”

黛黑,即深蓝色,

蓝中带黑,

蓝常源于自然。

“山泼黛,水挼蓝”,

远山如黛,

江水澄蓝,

一幅最美的山水画,

这里有人所求的悠远和淡然。

■ 雪色

“布作缟素色,丝成罗绮春。”

雪色,最本真的颜色,

如生命,

舍弃绚丽的色彩,

保有最初的模样。

雪色如未经染色的丝帛,

朴素、不耀眼的本白色,

与经漂白过的练白色不一样,

天地归净,

如大梦一场。

■ 丁香色

丁香,带着淡淡的芬芳,

又带着淡淡的愁怨

“我希望逢着个丁香一样的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 赭石

在画作中,赭石

常以“配角”的身份登场

但在大自然中,它是个绝对的主角

它是戈壁峡谷的肤色,

也是苍茫大地的底色

甚至还是古堡建筑的主色调

广袤的山川河谷,

树根般的雅鲁藏布江,

还有江水大拐弯处的壮丽大峡谷…

面对这样大气磅礴的河谷景致,

除了惊叹还是惊叹。

■ 鸦青

“才近中秋月已清,

鸦青幕挂一团冰”

鸦青,鸦羽之色

它黑而泛青紫

是一种属于夜晚的颜色

夜晚的茶卡盐湖,

没了白天的喧嚣,

夜空如洗、繁星点点,

更是美得恍惚隔世。

■ 绛紫

绛, 暗紫中略带红,

在众多的颜色中,

它像一个女王一般,

大气而华丽、尊贵而优雅。

■ 葱绿

“万畦香稻蓬葱绿,

九朵奇峰扑亚青”

满城葱绿,孟夏悄至,

最是一田稻谷青

夏日的龙胜梯田,

层层叠叠的葱绿,

如绿浪般铺天盖地。

■ 竹青

竹青色,

是清脆欲滴的竹之色,

竹,以不卑不亢,宁折不弯

的君子之风,

入了“花中四君子”,

古人有“竹色君子德”之说,

古往今来的文人,

都知见竹如见君子。

“瞻彼淇奥,绿竹青青”,

竹青,最清幽的颜色,

吃货苏东坡曾说,

“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

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

与竹相伴,可得真洒脱。

《卧虎藏龙》中竹林对决的一幕,

堪称荧屏经典,令人印象深刻。

而电影的拍摄地就在“竹乡”安吉。

当然,不止安吉,

中国有竹林的地方真的是多不胜数了。

■ 苍绿

张爱玲曾说,

倪弘毅的《重逢》中

她最爱“你尽有苍绿”一句

你尽有苍绿

这句似乎一下子

便道尽了一个人的前世今生

荔波可以说是一个“绿”的集大成者:

青山绿林碧水,深绿浅绿,绿到心坎里。

从豆绿、到葱绿,到苍绿,

也正像一个人,从少年到迟暮的变化,

但不变的,是蓬勃向上的生命力。

■ 妃红

“一骑红尘妃子笑,

无人知是荔枝来”。

妃红不同于绯红,

绯为深红色,妃为浅红色。

■ 桃红

“去年今日此门中,

人面桃花相映红”。

我们常说都说

“桃花运”“桃花运”。

桃花树下遇见那个,

令你面红心跳的人,

大概便是这世间最美的缘。

林芝,被誉为“西藏的江南”。

每年三四月时,寒意未尽,

远方的雪峰白雪皑皑,

但林芝的桃花,

已如醉霞绯云般争奇斗艳了。

■ 靛蓝

荀子有云:

“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

这里的“蓝”,

其实说的就是靛蓝。

靛蓝又叫靛青,是一种

具有3000多年历史的还原染料,

也是我国古代最重要的蓝色染料。

在大理“扎染之乡”周城,

至今仍保留着传统的扎染工艺。

据说当地制作染料的方法,

与《齐民要术》、《天工开物》

所载的制靛法基本相同。

■ 琥珀

“莫许杯深琥珀浓,

未成沉醉意先融”。

琥珀,琥珀之色,

它在古诗词中,常是酒的颜色。

而琥珀色,亦如酒,

需要细细端详,慢慢品味它的美。

如果你去青海湖,

一定要看一次黑马河的日出。

看万丈霞光落满湖面

天与湖尽染琥珀色。

■ 秋香色

秋香色,那是有秋天草木香味的颜色。

色彩也有生命,亲历其境,

用心感受才能悟出其中的奥妙。

曹雪芹曾在《红楼梦》里

多次提及秋香色,

写妙玉时“拴着秋香色的丝绦;

腰下系一条淡墨画的白绫裙;

手执麈尾、念珠。

跟着一个侍儿,飘飘拽拽的走来。”

自此秋香色便多了点出尘的味道,

秋香色,跟着秋天有着深深浅浅的变化,

她像一首新奇的诗,让人想一品再品。

当秋风从禾木村的林间拂过,

白桦林、草野、甚至

图瓦人的木质小屋,

就都镀上一层浓郁的黄,

那是秋的颜色。

■ 月白

“五帝各如其色,

日赤,月白。”

月白,

介于蓝色和白色之间的颜色,

如月光一样澄澈、

洁净的颜色,

古人眼里, 的月亮,

白里带着淡淡的蓝,

有种清淡的的忧愁,

那是床前的明月光。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千里外的家乡,久未归,思念萦绕,

举头可望的明月,

依旧不如故乡的月清朗,

月白,一直是那看得见,

摸不着的白月光。

看遍世间繁华,

方知国色倾城,

千年流传下来的中国颜色,

惊艳了时光,

温柔了每一个中国人的岁月,

这些真绝色,

看罢不能忘。


出处:搜狐/国际艺术大观

栏目:人文

2021-08-01[顶] (

微文周刊 2021年13期

(如不慎侵权,请即联系我站。)
如版面不完整(如无音视频、显示混乱等) 请使用浏览器的【极速模式】 或选择【手机版】在手机上阅读
 

网站留言    免责申明

微文24小时(m.wx24.cn) V10.0
Copyright ©
2014-2021 wx24.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络E-mail:wx24cn@163.com 或通过微信公众号联系 →
苏ICP备14015491号-1 苏公网安备32053150316245


微信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