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
健康
乐活
奇趣
世事
人文
音乐
历史
书画
艺术
 
繁体中文
周刊首页
往期周刊

微文周刊·2018年42期

>>

音乐 栏目

帕瓦罗蒂 | 与太阳交汇的歌者

----

20世纪最伟大的男高音歌唱家之一鲁契亚诺·帕瓦罗蒂(Luciano Pavarotti)1935年10月12日诞生。这位生于意大利摩德纳的歌手阳光与热情在舞台上交汇,歌声与微笑在生活中融合。“我认为有音乐的一生就是绚丽的一生。我把我的一生都献给了音乐。”歌声哺乳了多少诗人的灵感,沉醉了多少球迷的热忱,激荡了多少人生的理想。对于高音的喜爱,我想也许是因为容易和生命中的激越情感以及理想梦怀相呼应。人生写意与快乐,生活就像一条满溢着芳香的音乐河流,即便激流与残冰邂逅,我们也沉醉其中。

 

 
▲ 1982年伦敦演唱会

 

《我的太阳》(O sole mio)创作于1898年,流传之广,它在20世纪后期成为世界上最风行的民歌风格歌曲,是众多男高音的保留曲目,也是帕瓦罗蒂的代表作品。1940年,战争的硝烟尚未消散,但在芬兰的赫尔辛基体育运动场上空已缓缓升起一届运动会开幕的会旗。机缘巧合,《我的太阳》成为意大利队的代国歌,在体育竞技场上空荡气回肠地余音不绝。意大利的男高音,不管唱什么,都是心中的太阳。

帕瓦罗蒂音域宽阔,嗓音丰满充沛,带有金属亮泽的透明感。高音明亮且稳定地发挥,倾泻出激情气势,他的歌声在声乐与歌剧的领域都有独特的魅力。帕瓦罗蒂以最直接,最快速和最感人的方法,那就是美妙无比的高音征服观众。淳朴和蔼的外表、快乐灿烂的笑容,硕大无比的体型,招牌的小白手帕,像阳光一样瞬间就俘获人们的心。帕瓦罗蒂毕生热衷美食、足球、法拉利,他为自己钟爱的球队摇旗呐喊,喜欢在亚德里亚海湾的家中,与家人与朋友玩纸牌,外地演出必然带上自己的意大利厨师团。当画面上出现这位歌星老爸在水中推摇自己的爱女时,你会感受到他确是一名充满亲情的老顽童。

1986年6月,帕瓦罗蒂第一次登上了中国的舞台,他率领意大利热那亚歌剧院在北京天桥剧场演出普契尼的歌剧《波西米亚人》,并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独唱音乐会,取得巨大的成功。帕瓦罗蒂说,“中国观众的热烈反应深深令我感动。我从未接触过类似的听众,他们欣赏的喜悦似乎是那么地慷慨、开放。”那时高校也许是最先接受国外文化的区域,很多学生宿舍的书柜里、桌子上,都整齐地摆放着卡拉扬、帕瓦罗蒂的录音磁带。那时意大利人在中国,让改革开放之初的国人甚羡慕,他们极重视家庭,每周会到省城大宾馆打国际长途回意大利,余暇时间喜欢在在楼顶晒太阳,平常喝的水都是从意大利空运过来,每顿饭前先作祷告,职务最高的先起餐刀。他们带来很多意大利家庭照片,照片多是沙滩上的嬉戏玩乐,男的毛发浓郁,女的性感三点式,孩子们天真活泼。回首八十年代,似乎很久远的回忆,那是个有理想的年代,实现现代化的理想激荡着人们。

帕瓦罗蒂非常尊重前辈男高音,感言前辈对他的深厚影响。抒情梦幻、音色极美的吉利,文雅纯净音色的斯苔方诺……卡鲁索的歌唱成就是有史以来的最高水平,古往今来,无与伦比。他的声音音质优美,音域宽广,音量强大,音色丰富,表现力强,他是帕瓦罗蒂的偶像,帕瓦罗蒂从小就崇拜他,以致其后的发声方法和演唱技巧几乎全都从卡鲁索那里继承而来,并加以发扬光大,成为“高音C之王”。帕瓦罗蒂为了纪念他,饱含深情地把“卡鲁索”这首歌蕴含爱与自由的主题曲演绎得淋漓尽致、感人至深。

世界三大男高音的完美默契合作,轰动世界,刮起古典与流行的旋风。多明戈拥有歌剧表演气质和庞大的表演曲目,他也羡慕帕瓦罗蒂,说:“我一直很羡慕他的嗓音,为什么他唱高音可以那么轻松呢。”而卡雷拉斯,我迷醉在他嗓音盛年时期,他的一张华纳公司出品唱片《激情》歌曲集唱片,此唱片问世便受到了全世界乐迷们的热烈欢迎,卡雷拉斯不仅用美妙的歌声表达了他对生命的热爱,而且还用中文演唱了一首王洛宾名作《在那遥远的地方》,我认为是最好听的版本。前年到中国的音乐会,虽然还是完美地发挥,但毕竟声音少了黄金时期的激情。

帕瓦罗蒂演绎众多曲目,《波西米亚人》中诗人鲁道夫的首演;《偷酒一滴泪》的伤感,观众无不倾倒;《图兰朵》中“今夜无人入睡”的热情企望;《阿伊达》中的气宇轩昂;《弄臣》中的公爵,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调戏的唱段,演绎来活灵活现;《爱的甘醇》中的奈莫里诺,角色的淳朴,单纯和乐天简直和帕瓦罗蒂的个性如出一辙;舒伯特《圣母颂》委婉的唱腔和浪漫美妙高音的演绎。

帕瓦罗蒂与萨瑟兰是默契的黄金拍档,帕瓦罗蒂是辉煌的男高音,萨瑟兰则是神奇女高音,嗓音圆润并有穿透力,两位响遏行云的歌声,激发了很多精彩的舞台瞬间。他们演出多尼采蒂歌剧《军中女郎》“多么快乐的一天”,帕瓦罗蒂连续九个高音C唱得游刃有余,那时他33岁,嗓音处于黄金时期,热力灼人。高音辉煌的倾诉与抒情美妙结合,持续华丽绵延成委婉曲折的诗意,他的《清教徒》、《诺尔玛》、《梦游女》、《爱的甘醇》是美声的真谛。

嗓音的黄金时期,还应听听卡拉扬指挥爱乐乐团关于帕瓦罗蒂的录音。与意大利著名抒情女高音弗蕾妮共同演绎《波西米亚人》,台上同呼吸,无处不交流。那首“冰冷的小手”把结尾的高音C拖长来演绎,让女主角与观众都如痴如醉地爱上他。

 

 
▲ “今夜无人入眠”——普契尼《图兰朵》

 

从欧洲文艺复兴登峰造极的灿烂走来,令人仰止的意大利璀璨文明。无论是古罗马雄浑凝重的建筑,威尼斯浪漫的水上都市,佛罗伦萨美第奇家族的传奇与艺术珍品,或是属于意大利的卡普里岛、西西里岛的古老神秘,万种风情,无一不吸引着我们。足球之邦,美食之都,更构成意大利绮丽美妙的一道又一道独特风景。

帕瓦罗蒂为传播意大利文化做出杰出的贡献,为歌剧艺术的殿堂增添了绚丽的色彩。艺术的奇迹会发生在意大利,让我们走进意大利,感受它的浪漫与风情。在写满清雅的午后,洒满阳光的托斯卡纳花园里,留下柳絮般的心迹;日暮夜色低垂,光影斑驳而宁静悠闲,去寻找阿西西的远古回音;圣马可广场前调情的情侣,酒庄里聆听传奇的述说都妙不可言;阳光、沙滩、海鲜是渔港最好的名片;百年维罗纳美丽而宁静,人们在这里寻找罗密欧与朱丽叶式的精神,对爱的向往、对爱的恪守,挽住生命中最本质的东西,迎来细水长流日复一日的幸福萦怀。

对歌唱的喜爱,对意大利的喜欢毋庸置疑是来自与母亲的歌唱,年幼时,母亲教我的歌就是帕瓦罗蒂唱得无比美妙的《重归苏莲托》,我相信,这是一首可以永久相传的美丽情歌。到过大海,见识过海的美丽壮阔、汹涌澎湃以及狂怒时的强悍威震。阳光、沙滩、小螃蟹、贝壳、逐浪,“海上阳光多么明媚,那海浪轻轻荡漾,心中激起无限幻想,漪旎风光令人神往,多么令人陶醉。”那不勒斯歌谣旋律优美,质朴醇厚,风格独特,拿坡里作家形容它是“一声叹息,一个吻,一阵愉悦的笑;一种复杂而蕴含力量的思想,必须借着音乐和文字表达出来”。

仿佛看到清晨阳光洒在山丘起伏的古城上,街道上满是橄榄树和葡萄树,光影斑驳,温情弥漫,时间仿佛静止,音乐的记忆是长久的。我以无比的完美献给海上、阳光、欢愉、炽热的爱,日月星辉交汇之处,是美丽的音乐家园。

 

 
▲ 威尔第《弄臣》(里卡多·夏伊/维也纳爱乐)

 

作者:莫敏妮

 

帕瓦罗蒂的辉煌歌唱生涯

1、1961年,25岁的帕瓦罗蒂在阿基莱·佩里国际声乐比赛中,因成功演唱歌剧《波希米亚人》主角鲁道夫的咏叹调,荣获一等奖。
2、1961年4月,他首次在勒佐·埃米利亚歌剧院登台演出《波希米亚人》全剧,开始了他光辉灿烂的歌剧生涯。
3、1963年,他因在英国伦敦皇家歌剧院替前辈大师斯苔芳诺救场演出而大获成功。
4、1964年,进入名耀世界的米兰斯卡拉歌剧院。
5、1967年,在纪念杰出音乐家托斯卡尼尼诞辰一百周年的音乐会上,他被卡拉扬挑选担任威尔第的《安魂曲》中的独唱。
6、1968年,他在大都会歌剧院首演普契尼的《波西米亚人》,因为感冒而表现平平,虽没有失败但是也没让他名声大震。
7、1972年和萨瑟兰演出多尼采蒂的《军中女郎》时,以9个胸腔共鸣的高音C轰动整个歌剧界。
8、1993年7月帕瓦罗蒂在纽约中央公园的演唱会,现场听众达到了50万的破纪录数量。
9、1998年,他获得“葛莱美传奇艺人奖”。
10、2005年,年届69岁的帕瓦罗蒂举办了一系列全球巡回告别演唱会,宣布正式退休。
11、2007年9月6日亚平宁的太阳因为一个人的离去黯然失色。

 

出处:enjoyGUDIAN 古典音乐(公众号)

栏目:音乐
2018-10-17 (
微文周刊 2018年42期

(如不慎侵权,请即联系我站。)
 
如版面不完整 请使用浏览器的【极速模式】 或选择【手机版】在手机上阅读
 

网站留言    免责申明

微文周刊(m.wx24.cn)
Copyright ©
2014-2018 wx24.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络E-mail:wx24cn@163.com 或通过微信公众号联系 →
苏ICP备14015491号-1 苏公网安备32053150316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