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
健康
乐活
奇趣
世事
人文
音乐
历史
书画
艺术
 
繁体中文
周刊首页
往期周刊

微文周刊·2018年22期

>>

音乐 栏目

音乐厅的最佳位置该如何挑选

一座音乐厅可以有几千张座位,其价格可以从负担得起到不堪重负。那么,最佳声音效果的座位在哪里?更贵又总是更好吗?

要回答这个的问题,我们来听听奥雅纳工程顾问公司——一家为建筑环境的所有方面提供工程、设计、规划、项目管理和咨询服务的跨国专业服务公司的拉吉·帕特尔,以及凯特·瓦格纳就病毒结构开设的博客“豪宅的地狱”。瓦格纳在霍普金斯大学皮博迪音乐学院学习声音学,综合体现了她对音乐和建筑结构的兴趣。从他们的解读中我们得知:音乐厅前排那些昂贵的座位并不总是你的最佳选择,一座音乐厅里最好的区域实际上取决于大厅本身的建筑风格。我们试举几例如下。

 

鞋盒形

最佳座位
偏离舞台中心和乐队中心的包厢,2/3往后。楼座

维也纳金色大厅、阿姆斯特丹音乐厅、柏林音乐厅……

维也纳金色大厅

阿姆斯特丹音乐厅

柏林音乐厅

音乐厅的“鞋盒区域”,其令人疯狂的事情在于声音听上去并没有那么离奇,最起码在理论上可以这么认为。“矩形空间中的平行墙并不有利于声学,因为反射声(在光秃秃的墙壁上)能产生‘乒乓’效应,”瓦格纳说:“但是十九世纪建筑物上的装饰品起到了扩散器的作用。” 向公众开放的第一个鞋盒区域,模仿了其他主要表演宗教和艺术音乐空间的设计——教堂以及富丽堂皇的房间就是为宫廷的音乐享受而预留。尽管这些建筑师可能并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使这些空间的声音效果如此之好,但他们确实知道这样的空间形式奏效了。天花板同样具有实用性和声学功能,它们原本就设计得足够高,这样一来,观众的体温和气味就不会在其上方盘旋。根据帕特尔的解释,这些平行墙和高天花板的音响效果是:声音可以从侧墙反弹到后壁,然后又回到观众头部上方,形成一个笼罩的、包裹的音场。是的,你可以感谢那些衣着太过讲究、某种程度上还带点体味的公民,是他们无意中促成了这个星球上一些声音效果最好的音乐厅。

 

美国剧院风格或“改良过的”鞋盒形

最佳座位
在包厢的最前面几排,楼座

纽约卡内基音乐厅、芝加哥交响乐中心……


纽约卡内基音乐厅

 
▲ 贝多芬第29“锤子”钢琴奏鸣曲(王羽佳/卡内基/2016)

芝加哥交响乐中心

到二十世纪初,音乐厅设计领域的新浪潮正在变得愈发明显。这些建筑物的建筑师们从当今的剧院中获取暗示,包括舞台的包容性、舞台上作为表演者“框架”的高大装饰性拱门以及带有帷幔的楼座。别误会——这些音乐厅可以说是绝对的壮观,但比起先前的鞋盒区域,它们还会造成更多的座位陷阱。虽然很壮观,但这些巨大的楼座包厢使得它们下面的座位几乎毫无用处——被它们挡住的座位几乎不能听到任何从天花板上反射出的声音。瓦格纳说“就像通过过滤器听音乐,通常情况下这是比较糟糕的聆听体验。”然而,瓦格纳强调说尽管这些音乐厅有缺陷,但却有着难以置信的重要性,因为它们“如同声学方面的历史课。”

 

“扇形”音乐厅

最佳座位
进入乐队一半的地方,或靠近前排

伦敦巴比肯艺术中心……

当谈到这些音乐厅时,瓦格纳毫不讳言地说:“这些音乐厅里所有地方的声音效果都很糟糕。”简单地说,他们做得有点过头了。关注票价和座位意味着这些空间试图使尽可能多的观众能够融入其中,同时给每个人以最好的视线角度。这里,声音首先是传到后面的墙壁然后再向侧墙行进。“宽墙导致了侧反射的缺乏,急剧升降的座位又很快吸收了直接反射的声音。”帕特尔告诉我们:“在这样的音乐厅里,直反射的声音也有其自身的优势。”那么,最佳座位又在哪里呢?也许可以尝试靠近前排,但不要指望那些座位能给你带来令人极其兴奋的经历。

 
▲ 蒂皮特《玫瑰湖》、马勒第十交响曲(拉特尔/伦敦交响乐团/巴比肯)

 

葡萄园风格

最佳座位
任何地方

柏林爱乐音乐厅、汉堡易北音乐厅、洛杉矶沃特·迪士尼音乐厅、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

柏林爱乐音乐厅

汉堡易北音乐厅

 
▲ 肖斯塔科维奇第十一交响曲(麦茨马赫/维也纳爱乐/易北音乐厅)


洛杉矶沃特·迪士尼音乐厅

并不是所有的葡萄园风格音乐厅都是按照同样的高标准建造——其中有的要比其他更好一点——但是几乎每个葡萄园风格音乐厅里的座位都会给你带来同样杰出的声音效果。在某种程度上,葡萄园风格的音乐厅已经成为欧洲音乐厅的标准。这一发展可以追溯到1963年,德国建筑师汉斯·夏隆设计建成的柏林爱乐音乐厅。夏隆的设计理念是音乐厅应该像它所提供的伟大声音一样迷人。帕特尔声称,这个想法的灵感诞生于观察路人观看街头表演的方式——围成一圈。靠近乐队指挥的座位,增强了观众的视觉享受,可以让你非常完美地跟随手中的乐谱去聆听音乐。瓦格纳则认为:取决于建筑空间的几何形状,这些音乐厅里只有少数几个不太好的座位。“但即使是葡萄园里那些不好座位的声音效果,也要优于其他任何音乐厅里的劣质座位。”

 

耦合式音乐厅

最佳座位
靠旁边,堂座

卢塞恩文化艺术中心、冰岛哈帕音乐厅……

卢塞恩文化艺术中心

冰岛哈帕音乐厅

置身于耦合式音乐厅,你可能会注意到周围有几个空荡荡的房间。但它们并不是储藏室(尽管很可惜会被当作此用)——这些是混响室,也是这些音乐厅的特色所在。储藏室房门可以打开的程度不同,可用来调节整个空间里的混响时间。这些空间可以说是非常宏伟瑰丽、声场优异。但瓦格纳认为耦合式音乐厅,通常情况下是采取了鞋盒的基本形式或者是扇形的轻微变体,“这仅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但想法已经有点过时了。”耦合式音乐厅有着更为昂贵的一面,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理解此类音乐厅的目的——它们可能被看作是空的空间,而空的空间是很难售出的。不管怎样,如果你发现自己身处这样的音乐厅,要避免坐在楼座的下方,目标要锁定音乐厅的两边。瓦格纳觉得在这样的空间里聆听室内乐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虽然许多这样的音乐厅都是建造于上世纪八十和九十年代,但一些文艺复兴和巴洛克时期的演出空间里也包含了耦合元素。

当然,有关坐在哪里的真正答案还是取决于自己。帕特尔把这样的体验比作品尝葡萄酒——个人的偏好起着巨大的作用。瓦格纳也同意这样的观点:“劣质的声音效果是存在的,但‘优质’音场全凭主观。这有点像艺术。”

出处:作者:willYOUNG 古典音乐(公众号)

栏目:音乐
2018-05-30 (
微文周刊 2018年22期

(如不慎侵权,请即联系我站。)
 
如版面不完整 请使用浏览器的【极速模式】 或选择【手机版】在手机上阅读
 

网站留言    免责申明

微文周刊(m.wx24.cn)
Copyright ©
2014-2018 wx24.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络E-mail:wx24cn@163.com 或通过微信公众号联系 →
苏ICP备14015491号-1 苏公网安备32053150316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