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
健康
乐活
奇趣
世事
人文
音乐
历史
书画
艺术
 
繁体中文
周刊首页
往期周刊

微文周刊·2018年15期

>>

人生 栏目

生之所往,不过良风年年

《Aranjuez》

----

人经常会迷茫得不知该去哪里,只有到了某一处,卸下了所有的包袱与负累,一屁股坐下来,哪儿都不想去了。

明月花前,楼台小窗,你的情锁于此,你的恋锈于此,你的爱寄于此,就这里了,就这里了。

你是在这里呱呱坠地的啊。蹒跚举步,咿呀学语,在母亲怀里吮吸乳汁,在疙疙瘩瘩的土地上奔跑,在野风吹过的田地里洒汗,是山里的泉水把你养育得强壮有力,或滋养得纯朴秀美,你在世间东奔西跑地转了那么大一圈,到了最后,还是觉得这里最好。

曾在西安城市的街巷里,租住十多平米的斗室,起居烹饪写作三合一,咚咚咚的脚步声和哗哗哗的马桶抽水声骚扰着耳鼓,多少个夜晚在时钟的嘀嗒声里辗转反侧到天亮;也曾住在深圳廉价的民房里,常年背阴不见阳光,柜子潮得起了层层绿毛,不得不一遍遍整理晾晒衣物;也去了春城,生活在一个安静的小区,记住了那里干净的小院儿、空中交错纵横的晾衣铁丝和常年不败的花开,记住了那里的迷人的臭豆腐和小锅米线。

后又迁徙辗转回到西安,嗬,人越来越多,路越来越宽,楼越来越高,也终于有了自己宽敞的居室,却发现,钢筋水泥高楼大厦,并不能给人内心的安宁与归宿,二十多年奔波,最终得到的,竟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向来心是看客心,奈何人是剧中人。”所谓故事,是别人眼里的热闹,剧中人却伤着自己的心。光阴于我最大的恩典,即是成全了自己,找回了自己。

昔时横波目,今作流泪泉。多少年了,一路孤独地奔走,度过多少煎熬的长夜和寂寂白日,洒泪,欢笑,一个字叠一个字,一卷书摞一卷书,长长的跋涉,以文字熬煮着光阴,为了一份内心的清宁和自在,奔的是圣山,修的是丹心,寻的是一种自己想要的日子。

狂心若歇,歇即菩提。如今,真的是该停下来了,我这个不善言辞的人,喜欢于宽敞的围墙内,与三两好友,两盘棋,一盅茶,也不要去把这短短的时间交付于迎来送往,心松歇下来,不再提着一颗颤巍巍的心在觥筹交错里迷失。

脚步徜徉于这故乡山野的四季,听它能唱出动听的歌谣,踩过沙沙的落叶,踩过婆娑的树影,踩过厚厚的雪花,踩过淋漓的雨水,我在一棵开花的树下发呆,想那一桩桩旧事,想如烟般前尘,那疼痛,那欢喜,都过去了,我平静地对现在说一声:真好啊。

生活无非三餐饭、枕边人、手中书、杯里茶,三餐食五谷,人生品五味,喜欢这样层层叠叠的村落,氤氲升腾的炊烟,柴草与灶火肆意交融,生活的悠闲与繁忙, 农人的简朴与憨拙,这里的红砖、绿树、炊烟、土墙,正是内心里家的模样。

闲来无事,与花草小坐,在山水间闻琴赏雨,看岁序安然走过。黄昏的霞光,午后的暖阳,清晨的微风,都叫人心生欢喜,心神荡漾,看这日常琐碎,最动人心,唯愿把每一寸光阴都过成良辰。

生之所往,不过良风年年。愿于这山野深林无人之境筑一小院,“小园几许,收尽春光。有桃花红,李花白,菜花黄。远远围墙,隐隐茅堂。”长风浩荡,柴门掩闭。世人不解我,山川日月可解。

如住溪边,心就得一段清流,留得一份一澄澈,繁芜与嚣嘈、狭隘和自私,都随波而去,鸟飞林子,鱼入深渊,草生沟壑,这般模样,多么自在和快乐。生死穷达,利衰毁誉,与山野无关,与草木无碍,山花依然烂漫,依然水流花开,江山无恙,山高水长,苍苍莽莽。

嗯,还要修三间瓦房,栽两株花树,养一窝小鸡。我愿立于厨下,打理碗盏,擦拭尘灰,挽袖剪花枝,洗手做羹汤,安心做个凡妇,静坐檐下,穿针引线,喝一壶陈茶,听别人的故事,淡然闲 远,有人问我粥可温,有人陪我立黄昏,在落雪或花开的窗前,你一语,我一笑,将一页光阴素净翻过。

我就在每个簇新的时光里,过着越来愈老的旧日子。

 

作者简介:康娜,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散文学会会员。著有文集《在简单里安顿自己》、《低眉尘世,素心生花》。个人微信公众号:康娜文集(knwj214)、水玲珑美文(sll221144)
图片来源:清苑竹语

出处:康娜文集(公众号)

栏目:人生
2018-04-13 (
微文周刊 2018年15期

(如不慎侵权,请即联系我站。)
 
如版面不完整 请使用浏览器的【极速模式】 或选择【手机版】在手机上阅读
 

网站留言    免责申明

微文周刊(m.wx24.cn)
Copyright ©
2014-2018 wx24.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络E-mail:wx24cn@163.com 或通过微信公众号联系 →
苏ICP备14015491号-1 苏公网安备32053150316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