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
健康
乐活
奇趣
世事
人文
音乐
历史
书画
艺术
 
繁体中文
周刊首页
往期周刊

微文周刊·2018年12期

>>

历史 栏目

八路军是如何为左权将军复仇的?

  1942年5月25日,日军出动万余人扫荡南艾铺一带,瞄准了合围圈内的八路军总部机关,中共中央北方局和358旅一部。日军出动6架飞机,集中炮兵进行“铁壁合围”。于此同时,混入八路军队伍的“益子挺进队”对八路军总部机关紧追不舍。


彭德怀与左权在武乡

  经过整天激战,在麻田镇北艾铺村付近十字岭殿后的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将军壮烈牺牲,享年37岁。左权将军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过早地失去了年轻宝贵的生命,让八路军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十字岭战斗之后,益子挺进队继续追击突围转移撤退的八路军首脑机关部队人员,在5月30日朝在辽县东方20公里的天门村附近,袭击打散撤退转移的八路军部队和捕捉了许多八路军工作人员。益子挺进队给八路军造成巨大损失。凶残的日军更是把已经入土为安的左权将军的遗体挖出来拍照示众,让八路军指战员义愤填膺。


日军将左权将军遗体挖出后照相示众

  左权将军牺牲,率先知道的八路军高级指挥层悲痛万分。八路军指战员们仅化悲痛为力量。仅在左权将军牺牲五天后就在苏亭地区给了日军一个漂亮的反击。

  就在左权牺牲的当天,1942年5月25日,八路军129师385旅769团1营3连掩护总部突围后,于26日转移到辽县扣拐儿镇后板峪村。该连仅剩七八十人,在和当地民兵会合之后得知苏亭一带是日军临时运输线,于是果断下了伏击日军的决心。


苏亭伏击战遗址

  八路军做出了这样的部署:3连长李长林带1排,位于东寺瑙西北凹地,组织连队主要火力,以步、机枪截断敌之前进道路。副连长李基中带2排2个班占领东叫沟南侧山梁,以火力封锁悬崖死角,并于1排火力组,组成交叉火网;3连掷弹筒班,位于东寺瑙、东叫沟之间凹地。车上铺民兵10余人配置在沐池以东山地各个小山头,担任对辽县方向的警戒,沐池民兵30余人位于掷弹筒班附近,搬集大石头,准备以滚石打击敌人。东寺瑙、柏官寺民兵20余人配置在柏官寺以北山地。在2216和1807高地,各设1名观察哨,分别监视南、北之敌。东叫沟民兵负责埋设地雷,于30日2时前埋设完毕。

  中午12时,柏官寺北高地观察哨民兵,用信号报告:日寇300余人正沿公路北上,其主力已通过柏官寺。13时50分,敌人继续前进,先头部队刚刚到苏亭镇正北转弯道上,又踏响了埋设的连环地雷,死伤20余人,顿时敌人一片慌乱,纷纷奔向悬崖下躲避,并派人向前侦查。

  歼敌时机已到,八路军立即发出战斗信号,沐池民兵推下滚石,把敌人打得人仰马翻,大部奔向河滩,然而日军陷入我组织的轻机枪、掷弹筒及步枪的猛烈交织火网内。敌仓惶逃命,自相践踏,失去了还手能力,在混乱中又踏响地雷两枚。

  整个战斗仅20余分钟,八路军以伤亡各1人的代价毙伤日军140余人。刘伯承师长看到战报后说:“苏亭战斗打得好!这是一个很好的伏击战例。”可以说,苏亭战斗是八路军129师在左权参谋长牺牲后做出的第一步反击。


新编1旅缴获的日军武器

  就在苏亭战斗后的第二天,5月31日,八路军129师新编第1旅也对日军展开了进攻。他们的目标是在辽县附近的日军长治机场。虽然偷袭计划是早已定好的,但是此时左权将军已经牺牲,我们无法推测当时八路军指战员们的心理,但是这次行动无疑是八路军在左权牺牲后对日军进行的第二次反击。新编第1旅组织了突击营,在黄新友的指挥下,成功偷袭长治机场,击毁日军飞机3架,汽车3辆,油库1座,击毙守敌88名。可以说,左权将军殉国后的一周内,八路军就打出了两个漂亮的反击。

  俗话说得好,杀人偿命,欠债还钱。1942年10月10日,八路军在山西辽县为左权举行公葬,参加公葬的除八路军总部和129师师部全体战士外,尚有5000余军民。野战政治部主任罗瑞卿在墓前说:“给烈士们行礼并没有完事,今后还要做三件事情,第一件事是报仇!第二件是报仇!!第三件还是报仇!!!”


益子挺进队

  八路军几经辗转,终于知道了导致左权将军殉国的凶手——益子挺进队。彭德怀找到了特务团团长欧致富,要他想方设法干掉益子挺进队。在八路军传奇情报人员,巾帼英雄林一的努力下,八路军终于得知益子挺进队一部要在大年三十于祁县的大德兴饭庄聚会。紧接着,潜伏祁县的内线利用各自的关系为潜入祁县执行暗杀任务的特务团成员办好“良民证”。腊月二十八和二十九,具体执行这次任务的“杀手”——前总特务团参谋处参谋刘满河和他的队员分期分批混入祁县城。


传奇女特工林一和丈夫滕代远

  大年三十晚上,刘满河他们三三两两进入大德兴饭庄,有的化装成跑堂忙前忙后,有的化装成朋友异地重逢,有的化装成商人洽谈生意,分别布置在益子挺进队的周围。晚十时,刘满河以甩杯为号,“暗杀队”的杀手们一个个亮出匕首,喝的酩酊大醉的益子挺进队队员猝不及防。整个行动除了击毙小队长开枪外,其余特务都是被八路军战士们刀决的。

  枪一响,刘满河知道不能久留,这时益子挺进队一个小队的队员已被全部杀死,头颅已被砍下,任务已经完成,于是马上下达撤退命令。时隔一日,八路军又干了一件难度比暗杀益子挺进队更难的事情:将益子挺进队的队员人头传首太原、长治等地的城门口上。

  八路军在祁县暗杀益子挺进队一个小队的行动,引起益子挺进队其他特务的恐慌。为避免八路军继续追杀,日军第一军司令岩松义雄经请示华北司令冈村宁次同意后,下令在潞安(今长治)解散了益子挺进队。八路军在左权将军牺牲后的反击战斗和暗杀行动充分告诉了嚣张的日寇:正义或许会迟到,但是从来不会旷课。

出处:非常历史(公众号)

栏目:历史
2018-03-23 (
微文周刊 2018年12期

(如不慎侵权,请即联系我站。)
 
如版面不完整 请使用浏览器的【极速模式】 或选择【手机版】在手机上阅读
 

网站留言    免责申明

微文周刊(m.wx24.cn)
Copyright ©
2014-2018 wx24.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络E-mail:wx24cn@163.com 或通过微信公众号联系 →
苏ICP备14015491号-1 苏公网安备32053150316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