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
健康
乐活
奇趣
世事
人文
音乐
历史
书画
艺术
 
繁体中文
周刊首页
往期周刊

微文周刊·2018年9期

>>

人生 栏目

独坐,一个人的清欢

----
文 | 康娜   图 | 贺雅凌

 

常常不安,内心像是长了草,毛毛的。

我想,是不是世界走得太快了,我被遗弃,如一只离群的孤鸟。拙于去说言不由衷的话、做身不由己的事情,在一次次尔虞我诈里败下阵来,在一场场觥筹交错中退下场来,叹一叹人生徒奈何、想得而不可得,一人逃离于世,郁郁,落下清泪两颗。

独坐的滋味是不可名状的。但有时也会反过来想,会不会是自己走得太快,是世界跟不上了。如我这般,一无所有又一无所长,却能站在高处,和自己的灵魂对酌,已经很难得。如此以来,内心释然。

独坐。小小的斗室,一桌一椅,随意置放纳兰、木心、平凹、三毛的书,别人看着凌乱,自己却就手翻阅,很方便。若是再听一听“咿咿呀呀”的昆曲儿,一颗心,就似被柔软的水袖拂过一般舒适。

轩窗之外,是一处吹着自然风的小院。绿藤撒着欢地爬满土墙,两行韭菜正“呼呼”地往外冒着绿意,辣椒和茄子已成熟摇曳,核桃树上的知了嘶叫得欢实,墙根下的“蛐蛐”一高一低一唱一和。

一个人,或坐或卧,或笑或歌,或醒或寐,披发蓬首或坦臂跣足,这样的独坐,尘坌不入,竟然似虚度了一般,羽儿的课业,自己手头未竟的工作,都一股脑地忘掉了。此之谓一个人的清欢罢?

一片静谧里,聆听到附近校园清脆的铃声就不消说了,从山寺里传来的钟声也隐隐在耳,内心里还有什么在生长拔节,明晰清亮,循着这样的声音,一直走,一直走,豁然,时间辽远了,空间空旷了,心像波浪般一层又一层翻卷着往远处而去。

此刻,尘土在阳光里飞舞,露水催开了花朵,秋绽放在秋中,水安顿在水里,一些东西轻快地跳跃走了,另一些东西稠密地涌进来了。

很久没有擦拭的心,在独处的时光里成了解冻的冰河,又像是被积雪覆盖的草垛被一一拨开,露出几乎枯败衰萎又渴望点亮的颜色,有孤单,有落寞,也有风光。

独坐,不是枯坐。在闹中取静的一方天地里,静享心气平和的时光,脑海一闪而逝的文思,更值得记录和收藏。端一杯茶,静坐一两个时辰,酝酿于内心的腹稿成熟,以我之笔呈现,历经多少岁月,仍熠熠闪光,如昨。

苏轼的《司命宫杨道士息轩》中讲,“无事此静坐,一日似两日。”深以为然。独坐时,可对茶釜一只,或空无一物,但心静了,理明了。独坐,更像是一场内心的修行。

有时,面对着眼前的秦岭山独坐。山风潮湿润泽,山岭逶迤蜿蜒,其高低轮廓风骨毕现,只想拔足而往,但脚底却像是生了根,只是闭眼,让意念随波逐流,跟随那山之上的“槛外人”,砍柴,挑水,煮饭,焚香,诵经,世事与我何干,我与世事何扰。长吁一声,“快哉,快哉!”

“雨中山果落,灯下草虫鸣”。王维在《秋夜独坐》里思想到人生须臾,短暂不可追,生出一些悲愁思绪。“青山无一尘,青天无一云。 天上惟一月,山中惟一人。 此时闻松声,此时闻钟声, 此时闻涧声,此时闻虫声。”从清朝易顺鼎的《天童山中月夜独坐》里我也读不出孤单,反而品出洒脱和禅意来。

夏日听雨,冬日观雪,煮水饮茶,净手焚香,所有浮躁与喧嚣都挥别而去,我竟愈来愈享受这茫然又充实的时刻了。

——选自散文集《低眉尘世 素心生花》

 

 作者简介:康娜,陕西省散文学会会员。著有文集《在简单里安顿自己》、《低眉尘世,素心生花》。2018年最新散文集《择一城终老,许一世安好》正在出版中。个人微信公众号:康娜文集(knwj214)、水玲珑美文(sll221144)。

出处:康娜文集(公众号)

栏目:人生
2018-03-02 (
微文周刊 2018年9期

(如不慎侵权,请即联系我站。)
 
如版面不完整 请使用浏览器的【极速模式】 或选择【手机版】在手机上阅读
 

网站留言    免责申明

微文周刊(m.wx24.cn)
Copyright ©
2014-2018 wx24.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络E-mail:wx24cn@163.com 或通过微信公众号联系 →
苏ICP备14015491号-1 苏公网安备32053150316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