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
健康
乐活
奇趣
世事
人文
音乐
历史
书画
艺术
 
繁体中文
周刊首页
往期周刊

微文周刊·2018年5期

>>

人生 栏目

唯有相思不曾闲

 文|康娜


相思,是心中藏百花,只待风来吹。


那花,一定也是罂粟,是毒,教人上瘾,是晚来风急雁过伤心,是柴禾上落着的雪偷偷藏起的温热,一颗踉踉跄跄跌跌撞撞的心啊,美着,愁着,叹着,梦着,恨着,就是不消停,一刻也不曾闲过。


与阳光和热闹隔绝,一个人静夜里,想她发的气息,耳后的痣,眉间的惆怅,半是喜悦,半是疼痛,即热又凉,既快乐又悲伤,待相见,又怕见,心,饶有风情又甜蜜动人。


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金岳霖,一生挚爱林徽因,甚至于林徽因去世多年后,已年逾古稀的金岳霖,还会在林徽因生日那天一反节约常态,宴请众位好友,怀念林徽因。如此深情的爱,即使他满脸皱纹,她垂垂老矣,他还会记得与她最初的相遇时,那个街道的拐角,那天的暖风和花香。


81岁的台湾人老夏,患了阿兹海默海默症,很多事情统统忘了,记忆被病魇擦去,记不得孙女,记不得吞咽,他忘记了整个世界,唯独没有忘记他的老伴儿“翠娥”,每天他都要不停地寻找翠娥,确定她在身边才能安心,任何带“娥”字发音的词语,都会被他念成“脆鹅”, 常常会说“脆鹅奔月”……老夏说:“这辈子,她嫁我,我讨她,很幸福了。” 

 

 


 

成都一对90多岁的老夫妇,结婚70多年,一起熬过了食不果腹的年代,也一起互相支撑着走过人生的挫折和崎岖。奶奶年纪大了,手指关节炎疼得厉害,无法自己打理长发,老爷爷就每天为她梳头,因为眼睛看不清,每梳一下都会关心地问一句:“梳疼了没?”而老奶奶则每天雷打不动地为眼睛不好的爷爷卷烟。他们携手一生,可觉一生还是太短。


八十多岁的吴爷爷和李奶奶自幼相识,青梅竹马,一直同伴同行,从未分开过,直到去年李奶奶因病住院。吴爷爷腿脚不好,无法陪伴到妻子身边,非常思念担心,于是每日给老伴儿写信,写了上百封”鼓励的条子”:“昨日我强烈要求儿子带我来看你的,见到你疲倦入睡,我只好离开,见到你气色还好,我放心了。冬天没有什么了不起,杭州已经雨雪纷飞了,成都根本不下雪,冬天这一关好过的。开心不到十分,因为你不在身边。”


少年时情动,不过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破壁当啷响,若是一时的情动沉淀成了一世的相思,才让人唏嘘断肠。那一种相思啊,虽跋涉千里,却依然宛如初遇。

 

 


 

沈从文与张兆和的第一次邂逅在胡适的办公室里。张兆和清丽明畅的气质让这个潦倒的书生一见钟情。这一面,沈从文的心里就悄然种下一颗相思的种子,卑微地爱上了张兆和。


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她在操场吹口琴,他就在一旁静静地看,无论她走到哪里,他都如影般跟随,并长篇累牍地为她写信:“我用手去触摸你的眼睛。太冷了。倘若你的眼睛这样冷,有个人的心会结成冰。”


“我明白你会来,所以我等。”


“望到北平高空明蓝的天,使人只想下跪,你给我的影响恰如这天空,距离得那么远,我日里望着,晚上做梦,总梦到生着翅膀,向上飞举。向上飞去,便看到许多星子,都成为你的眼睛了。”


然而,张兆和却被他狂热的情书吓坏了,她急得去胡适那里告状,胡适却郑重地对张兆和说:“我知道他顽固地爱你!”张兆和脱口而出:“我顽固地不爱他!”


沈从文心碎了,却继续以卑微的爱搓揉着内心的伤,为她写下一封封震撼人心的书信,“莫生我的气,许我在梦里,用嘴吻你的脚,我的自卑处,是觉得如一个奴隶,蹲到地下用嘴接近你的脚,也近于十分亵渎了你的美丽。”“蒲苇是易折的,磐石是难动的,爱你的心希望它能如磐石。”

 


 

经过四年的努力,他的痴心痴情终于打动了张兆和,如愿以偿抱得美人归。世人再好,也没有她好,他把对张兆和的刻骨的相思与爱融进了一行行诗文里,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即便是在他生命最灰暗的时候,他依旧给“她”写信,写给他心中的幻影,他的三三、翠翠、小妈妈。在下放前夕,他站在乱糟糟的房间里,从鼓鼓囊囊的口袋中掏出一封皱头皱脑的信,又像哭又像笑对张允和说:“这是三姐给我的第一封信。”他把信举起来,面色十分羞涩而温柔。接着就吸溜吸溜地哭起来,像个小孩子哭的又伤心又快乐。


那时,他已是个年近七十岁的老头儿。


白头偕老四个字,起笔容易,想写完,却要用一辈子的时间。他对她啊,是梅花盼雪,是黑夜盼月,一半半暖的心盼着去焐热的另一半心。春风再美,也比不上她的笑,多少年过去了,她一直在他心口幽居,他放下了天地,放下了万物,却从未放下过他的三三。


也想不相思,可免相思苦。几次细思量,情愿相思苦。相思是愁, 相思是苦,相思是毒,可着大千世界芸芸众生,若没有相思作伴,人生该有多寂寞啊?


浮世三千,吾爱有三:日、月与卿。日为朝,月为暮,卿为朝朝暮暮。不要害怕老之将至,不要害怕疾病孤独,即便待荒草长满来路,春水映红了桃花,你,依然驻在我狭小的内心深处,从未忘记。


 

作者简介:康娜,陕西省散文学会会员。著有文集《在简单里安顿自己》、《低眉尘世,素心生花》。个人微信公众号:康娜文集(knwj214)、水玲珑美文(sll221144)。《低眉尘世,素心生花》、《在简单里安顿自己》在当当、京东、亚马逊等电商及各地新华书店有售。

出处:康娜文集(公众号)

栏目:人生
2018-02-02 (
微文周刊 2018年5期

(如不慎侵权,请即联系我站。)
 
如版面不完整 请使用浏览器的【极速模式】 或选择【手机版】在手机上阅读
 

网站留言    免责申明

微文周刊(m.wx24.cn)
Copyright ©
2014-2018 wx24.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络E-mail:wx24cn@163.com 或通过微信公众号联系 →
苏ICP备14015491号-1 苏公网安备32053150316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