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
健康
乐活
奇趣
世事
人文
音乐
历史
书画
艺术
 
繁体中文
周刊首页
往期周刊

微文周刊·2018年5期

>>

音乐 栏目

普契尼《波西米亚人》 | 苦戚的爱情 苦逼的艺术生涯

Sì. mi chiamano Mimì

----

《波希米亚人》(La Bohème,又译作《艺术家的生涯》)由普契尼作曲,朱赛培·贾克撒、鲁伊吉·佚里卡根据法国剧作家亨利·缪杰的小说《波希米亚人的生涯》(Scènes de la vie de Bohème)改编脚本。全剧共四幕,约1小时40分钟,于1896年2月1日,在意大利都灵皇家歌剧院首演,指挥托斯卡尼尼。

 
▲ 罗伯特·阿兰尼亚/安吉拉·乔治乌

普契尼自米兰音乐学院毕业后,事业尚未起步前过着一种极为贫困的生活,他对于流浪的生活有着切身体验,因而后来他不惜与好友莱翁卡瓦洛反目也要写作《波希米亚人》。1893年,普契尼写作的《曼侬·莱斯科》上演后大获成功,在经济上有所宽裕后,普契尼便开始专心寻找一部能够让他超越前部作品的歌剧脚本,于是他发现了《波希米亚人》。当时,普契尼的好友莱翁卡瓦洛已经开始着手于这个故事的音乐创作,但普契尼则秘密地完成,并抢先发表。为此,莱翁卡瓦洛与普契尼绝交,两位作曲家从此再无交往。

普契尼的作曲风格传承自威尔第,虽然其音乐不及威尔第的那么深刻,但他能以一种独特的、更为细腻的手法来传达音乐中悲剧的成分。《波希米亚人》、《托斯卡》及《蝴蝶夫人》可说是普契尼早期的三部杰作,而其中《波希米亚人》的旋律最为丰富,音乐的戏剧张力最强。歌剧第一幕中的两首咏叹调“你那双冰冷的小手”和“我的名字叫咪咪”最为著名,音乐舒缓温柔,常常作为独唱曲目在音乐会上演出。 

角色

角色 声域 1896年2月1日首演
(指挥: 托斯卡尼尼)
鲁道夫Rodolfo, 诗人 男高音 Evan Gorga
咪咪Mimì, 女裁缝 女高音 Cesira Ferrani
马尔切洛Marcello, 画家 男中音 Tieste Wilmant
穆塞塔Musetta, 歌唱家 女高音 Camilla Pasini
舒奥纳Schaunard, 音乐家 男中音 Antonio Pini-Corsi
柯林Colline, 哲学家 男低音 Michele Mazzara
班努瓦Benoît, 房东 男低音 Alessandro Polonini
阿尔契多罗Alcindoro, 国务委员 男低音 Alessandro Polonini
Parpignol, 玩具vendor 男高音 Dante Zucchi
海关关长 男低音 Felice Fogli
学生,在职女孩,乡亲,店主,街头小贩,士兵,服务员,儿童

 

剧情

1830年代,法国,巴黎拉丁区


第一幕:
在四个波希米亚人的阁楼

圣诞夜,巴黎拉丁区(Latin)的一间破旧的公寓阁楼里,诗人鲁道夫(Rodolfo,男高音)和画家马尔切洛(Marcello,男中音)冷得发抖,为了取暖,他们决定烧掉鲁道夫最新的诗稿。抱着一堆旧书,哲学家柯林(Colline,男低音)推门进来,他原想用这些书换点钱却什么都没有卖掉。三个人围在微弱的火炉边取笑自己的境况时,找到一份临时工作的音乐家舒奥纳(Schaunard,男中音)带着食物和木柴回来。他们正要为这意外的好运外出庆祝,房东班努瓦(Benoît,男低音)来收房租,四人嘀咕着想办法把他打发走,便哄班努瓦喝酒,当微醉的班努瓦开始讲自己的艳遇时,四人把他踢出门外。

▲ 《波西米亚人》首演时第一幕咪咪的服饰

他们去摩姆斯咖啡馆(Cafe Momus)之前,鲁道夫说自己要写完一篇稿子,其他人便在楼下等他。有人敲门,是他们的女邻居咪咪(Mimì,女高音),她拿着蜡烛来借火,但体弱多病的咪咪由于走楼梯太快而昏倒在鲁道夫的怀中。鲁道夫递给她一小杯酒令她镇静并点亮了她的蜡烛,当她起身离开时又遗失了钥匙,两个人低头寻找的时候,风把他们的蜡烛吹灭。黑暗中,鲁道夫不小心碰到了咪咪的手,于是握住她的手说屋里太黑,可以等月亮出来后再找钥匙,并请她允许自己帮她暖手,接着,他谈起了自己的境况(咏叹调:你那双冰冷的小手(Che gelida manina))。经鲁道夫的要求,咪咪告诉他自己的身世,说自己孤单的生活,靠绣花为生,盼望春天来临(咏叹调:我的名字叫咪咪(Si, Mi chiamano Mimi))。这时楼下的伙伴催鲁道夫快点加入他们,鲁道夫打开窗户回应他们,转过头来,看到月光下咪咪苍白的脸,那种如梦般脆弱的美丽令他激动不已,忍不住说出爱慕的话。两个人的心陷入爱情,他们手拉手前去摩姆斯咖啡馆。

 

第二幕:
拉丁区

世界首演时第二幕的服饰,为 "la rappezzatrice" 设计。


世界首演时第二幕道具设计

圣诞夜的大街上十分热闹,摩姆斯咖啡馆里坐满了人,鲁道夫向大家介绍咪咪,称她为自己的诗。几个人高高兴兴的叫来了晚餐,忽然门外一阵浪笑,马尔切洛过去的情人、穿戴华丽的穆塞塔(Musetta,女高音)出现,她挽著一个老头的手臂,那是有财有势的阿尔契多罗(Alcindoro,男低音)。为了吸引马尔切洛的注意,穆塞塔唱起了一支舞曲,称赞自己的美丽无人能够抗拒,马尔切洛又一次被她征服。穆塞塔吩咐阿尔契多罗为她买一双新鞋,他一离开,穆塞塔就倒进了马尔切洛的怀中。当阿尔契多罗回来,等待他的是一堆账单。

 

第三幕:
在收费站

黎明,白色的雪覆盖大地。咪咪带着黑色面纱独自一人来到城外的酒馆门前,鲁道夫、马尔切洛与穆塞塔暂时住在这里。咪咪唤人找来马尔切洛,她问起鲁道夫,说他因为嫉妒而怀疑她,对她冷淡。这时鲁道夫也出来了,咪咪赶紧躲在树丛后,他向马尔切洛抱怨咪咪跟别的男人眉来眼去,并说咪咪的病很重,而他没有钱为她治病,所以希望分手,好让咪咪找一位有能力的情人。听到自己得了绝症,不久于世,咪咪痛哭起来,鲁道夫找到她将她拥抱在怀中,咪咪与他告别(咏叹调:我要回到自己的小窝)。酒店里传来穆塞塔与人调情的声音,马尔切洛急忙跑进去,两个人吵起来,恶言相向,最后不欢而散。鲁道夫与咪咪却依依不舍,他们回忆起往昔美好的时光。

 

第四幕:
回到阁楼

春天,拉丁区的公寓,鲁道夫与马尔切洛孤孤单单,他们无法忘记自己的女友。这时,舒奥纳与柯林带着美酒与佳肴回来,四个人嬉笑打闹起来。穆塞塔突然冲进来,她说咪咪为了见情人最后一面而来,但体力不支,昏倒在楼下。鲁道夫赶紧把咪咪抱上来,放在床上,其他人拿着自己值钱的东西出去变卖好换药品。众人离去后,鲁道夫握着咪咪的手,说他们初次见面时的情景,咪咪一时激动,晕过去,鲁道夫惊叫起来。大家回来,穆塞塔为咪咪带上一副皮手笼,咪咪对她微笑,说很暖和。马尔切洛将药交给鲁道夫,柯林问咪咪如何了,穆塞塔回答她睡了,但舒奥纳却惊慌的指出咪咪已经没有呼吸。一时间,房间里一片悲哀,他们流着眼泪呆呆的看着床上面容安详的咪咪。鲁道夫浑身颤抖,他摸索着来到咪咪的身边,抱紧渐渐冰冷的身体,呼唤死者的名字,但再也没有人来回答他了,只有朋友失声痛哭的声音穿越了那颗破碎的心。

 

"Sono andati"

----

整部歌剧的二重唱最为精彩,比如第一幕结尾鲁道尔夫和咪咪各自唱咏叹调,到最后合在一起,实际上就是大的二重唱。最后一段爱情二重唱在第四幕,是发生在咪咪临死前。在这段爱情二重唱中,前面所有发生的一切都在音乐中重新回顾了一遍,但它和第一幕的爱情二重唱已经前后做了完全不一样的呼应。

----

"Oh dio! Mimì!"

咪咪在她临终前唱的一段非常短的咏叹调,给我们感觉似乎是她一步一步迈着沉重的步伐在走向死亡,像是穷人自己给自己唱葬礼进行曲,让每一个听者无不潸然泪下。普契尼悲剧性的风格就此成型。

 

 
▲ 电影(安娜·奈瑞贝科/罗兰·维拉宗)
 
 
出处:舒望 古典音乐(公众号)

栏目:音乐
2018-02-02 (
微文周刊 2018年5期

(如不慎侵权,请即联系我站。)
 
如版面不完整 请使用浏览器的【极速模式】 或选择【手机版】在手机上阅读
 

网站留言    免责申明

微文周刊(m.wx24.cn)
Copyright ©
2014-2018 wx24.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络E-mail:wx24cn@163.com 或通过微信公众号联系 →
苏ICP备14015491号-1 苏公网安备32053150316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