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
健康
乐活
奇趣
世事
人文
音乐
历史
书画
艺术
 
繁体中文
周刊首页
往期周刊

微文周刊·2018年5期

>>

人文 栏目

中国诗歌史上第一批经典白话诗,你读过吗?

   101年前的今天,1917年2月1日,《新青年》发表我国第一批白话诗--胡适白话诗8首。这是胡适为文学改良身体力行的新诗“尝试”,也是中国白话诗的开山之作。

 

《两只蝴蝶》

胡适

两个黄蝴蝶,双双飞上天。

不知为什么,一个忽飞还。

剩下那一个,孤单怪可怜。

也无心上天,天上太孤单。


《月夜》

沈尹默

霜风呼呼的吹着,

月光朗朗的照着。

我和一株顶高的树并排立着,

却没有靠着。


《鸽子》

胡适

云淡天高,好一片晚秋天气!

有一群鸽子,在空中游戏。

看他们三三两两,

回环来往,

夷犹如意,

——忽地里,翻身映日,

白羽衬青天,十分鲜丽!


《鸽子》

沈尹默

空中飞着一群鸽子,

笼里关着一群鸽子,

街上走的人,

小手巾里海兜着两个鸽子。

飞着的是受人家指使,

带着哨儿嗡嗡央央,

七转八转绕空飞人家听了欢喜。

关着的是替人家做生意,

清清白白的羽毛,

温温和和的样子,

人家看了喜欢;

有人出钱便买去,

买去喂点黄小米。

只有受尽里兜的那两个,

有点难计算。

不知他今日是生还是死;

恐怕不到晚饭时,

已在人家菜碗里。


 

《人力车夫》

沈尹默

日光淡淡,白云悠悠,

风吹薄冰,河水不流。

出门去,雇人力车。

街上行人,往来很多;

车马纷纷,不知干些什么。

人力车上人,个个穿棉衣,

个个袖手坐,还觉风吹来,身上冷不过。

车夫单衣已破,他却汗珠儿颗颗往下堕。


《人力车夫》

胡适

“车子!车子!”车来如飞。

客看车夫,忽然心中酸悲。

客问车夫:

“今年几岁?拉车拉了多少时?”

车夫答客:

“今年十六,拉过三年车了,你老别多疑。”

客告车夫:

“你年纪太小,我不能坐你车,

我坐你车,我心中惨凄。”

车夫告客:

“我半日没有生意,又寒又饥,

你老的好心肠,

饱不了我的饿肚皮,

我年纪小拉车,警察还不管,

你老又是谁?”

客人点头上车,

说:“拉到内务部西。”


《一念》

胡适

我笑你绕太阳的地球,

一日夜只打得一个回旋;

我笑你绕地球的月亮儿,

总不会永远团圆;

我笑你千千万万大大小小的星球,

总跳不出自己的轨道线;

我笑你一秒钟走五十万里的无线电,

总比不上我区区的心头一念。

我这心头一念:

才从竹竿巷,忽到竹竿尖,

忽在赫贞江上,忽到凯约湖边;

我若真个害刻骨的相思,

便一分钟绕遍地球三千万转!

 

 

《老鸦》

胡适

我大清早起,

站在人家屋角上哑哑的啼

人家讨嫌我,说我不吉利;

──我不能呢呢喃喃讨人家的欢喜!

天寒风紧,无枝可栖。

我整日里飞去飞回,

整日里又寒又饥。

──我不能带着鞘儿,

翁翁央央的替人家飞;

不能叫人家系在竹竿头,

赚一把小米!


《小诗》

胡适

开的花还不多;

且把这一树嫩黄的新叶

当作花看吧。


《山里的小诗》

冯雪峰

鸟儿出山去的时候,

我以一片花瓣放在它嘴里,

告诉那住在谷口的女郎,

说山里的花已开了.

 

 

《叫我如何不想她》

刘半农

天上飘着些微云,

地上吹着些微风。

啊!

微风吹动了我头发,

教我如何不想她?

月光恋爱着海洋,

海洋恋爱着月光。

啊!

这般蜜也似的银夜,

教我如何不想她?

水面落花慢慢流,

水底鱼儿慢慢游。

啊!

燕子你说些什么话?

教我如何不想她?

枯树在冷风里摇。

野火在暮色中烧。

啊!

西天还有些儿残霞,

教我如何不想她?


《相隔一层纸》

刘半农

屋子里拢着炉火,

老爷分付开窗买水果,

说“天气不冷火太热,

别任它烤坏了我。”

屋子外躺着一个叫化子,

咬紧了牙齿对着北风喊“要死”!

可怜屋外与屋里,

相隔只有一层薄纸。


《邮吻》

刘大白

我不是不能用指头儿撕,

我不是不能用剪刀儿剖,

只是缓缓地

轻轻地

很仔细地挑开了紫色的信唇;

我知道这信唇里面,

藏著她秘密的一吻。

从她底很郑重的折叠里,

我把那粉红色的信笺,

很郑重地展开了。

我把她很郑重地写的

一字字一行行,

一行行一字字地

很郑重地读了。

我不是爱那一角模糊的邮印,

我不是爱那幅精致的花纹,

只是缓缓地

轻轻地

很仔细地揭起那绿色的邮花;

我知道这邮花背後,

藏著她秘密的一吻。


《两个扫雪的人》

周作人

阴沉沉的天气,

香粉一般白雪,

下的漫天遍地。

天安门外白茫茫的马路上,

只有两个人在那里扫雪。

一面尽扫,一面尽下∶

扫净了东边,又下满了西边,

扫开了高地,又填平了洼地。

全没有车辆踪影,

粗麻布的外套上,

已结积了一层雪,

他们两人还只是扫个不歇。

雪愈下愈大了;

上下左右,

都是滚滚的香粉一般白雪。

在这中间,

仿佛白浪中浮着两个蚂蚁,

他们两人还只是扫个不歇。

祝福你扫雷的人!

我从清早起,

在雪地里行走,

不得不谢谢你!


《小劫》

俞平伯

云皎洁,我底衣,

云烂熳,我底裙裾,

终古去敖翔,

随着苍苍的大气;

为甚么要低头呢?

哀哀我们底无俦侣。

去低头!低头看──看下方;

看下方啊,吾心震荡;

看下方啊,

撕碎吾身荷芰底芳香。

罡风落我帽,

冷雹打散我衣裳,

似花花的蝴蝶,一片儿飘扬

歌哑了东君,惹恼了天狼,

天狼咬断了她们底翅膀!

独置此身于夜漫漫的,

人间之上,

天荒地老,

到了地老天荒!

赤条条的我,

何苍茫?何苍茫?

 

 

《草儿》

康白情

草儿在前,

鞭儿在后。

那喘吁吁的耕牛,

正担着犁鸢,

眙着白眼,

带水拖泥,

在那里“一东二冬”地走着。

“呼——呼……”

“牛也,你不要叹气,

快犁快犁,

我把草儿给你。”

“呼——呼……”

“牛也,快犁快犁。

你还要叹气,

我把鞭儿抽你。”

牛呵!

人呵!

草儿在前,

鞭儿在后。


《和平的春里》

康白情

遍江北底野色都绿了。

柳也绿了。

麦子也绿了。

水也绿了。

鸭尾巴也绿了。

茅屋盖上也绿了。

穷人底饿眼儿也绿了。

和平的春里远燃着几野火。

关注星座占卜师aaxzzb,

为你揭晓星座秘密!

出处:非常历史(公众号)

栏目:人文
2018-02-02 (
微文周刊 2018年5期

(如不慎侵权,请即联系我站。)
 
如版面不完整 请使用浏览器的【极速模式】 或选择【手机版】在手机上阅读
 

网站留言    免责申明

微文周刊(m.wx24.cn)
Copyright ©
2014-2018 wx24.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络E-mail:wx24cn@163.com 或通过微信公众号联系 →
苏ICP备14015491号-1 苏公网安备32053150316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