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
健康
乐活
奇趣
世事
人文
音乐
历史
书画
艺术
 
繁体中文
周刊首页
往期周刊

微文周刊·2018年4期

>>

世事 栏目

10年寻找解放军救命恩人!这名震区男孩已从军校毕业

寻人启事

汶川地震时救我的那位解放军叔叔

10年了,再想见你一次

我是来自四川青川的强天林,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时,我正在青川县关庄中学读初二。地震发生时,我正在学校上课,在短短一分钟的时间里,眼前的教室宿舍便成了一片废墟。当时,我脑海中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回家。于是在地震发生后,我偷偷一个人溜出学校,想要回家!

在经过东河口时,突然发生了余震,导致了山体滑坡。这时,恰巧遇到了前来救援的部队,就在我面对滚滚落石手足无措时,一名解放军叔叔冲了过来,用身体为我挡住了砸下来石头。

之后,他将我带到了灾民安置区,和其他解放军叔叔一起给我们搭帐篷、建板房,还给我送来了买包和牛奶。在完成救援任务即将离开时,他告诉我要我坚持梦想,走出大山。

后来,我考上了国防科技大学,成为了一名军人。

如今10年过去了,尽管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我已经成为了和他一样的人,成为了一名军人,而且还是一名中国国际救援队的队员。我一直希望能够找到这位叔叔,让他看到我现在的样子。

相关链接

震区少年从军记

长大后,我终于成了你

记忆会随着时光的流逝变得模糊,但我依然能感到:汶川地震时,那双托举起我生命的大手传来的温暖。虽然时至今日,我都不知道他的名字。

2008年5月12日下午2点28分,忽然间天崩地裂。短短几分钟内,教室成了一堆瓦砾。站在这片废墟上,回家是我当时唯一的想法。

余震不时地袭来,道路两侧落石滚滚,我一个人奔走在路上。第一次,回家的路这么遥远!就在此时,一片迷彩出现在我的视野。

“你去哪儿?”“我回家!”“回不去了,路全毁了……”和我对话的是一个身着迷彩的叔叔。话音未落,一阵余震袭来,我身后的山体突然滑坡。

“躲开!”他一个箭步上来将我推开,回头的瞬间,一块飞石狠狠砸在了他的后背。“营长!”其他人要冲过来。“别过来!”他艰难地从乱石堆中爬了出来,满身尘土。

“跟我们走,我会让你和家人团聚。”一路上,他的手一直紧握着我,手背还在渗血。

第二天下午,我和家人会面。“小家伙,答应你的事我一定会做到!”他的语气坚决而有力。

地震后,我时常一个人发呆,憧憬着未来。有一次,这位迷彩叔叔看到我独自坐在地上,便问我长大以后的梦想。

看我支支吾吾,他笑着说,“我在你这个年纪,就想着要当兵。”桑树下,我听着他讲述着当兵的故事,是那么动人。那时,我渴望能和他一样,穿上一身军装!

我始终忘不了,这群迷彩身影用3天搭起300顶帐篷,30天建好300间板房。

当我搬进了新家,迷彩叔叔却告诉我,他就要离开了!临行前一天,他将一摞笔记本塞到我怀里,“你要好好读书,走出大山!”

直到现在,我都很后悔,送迷彩叔叔走的那天都没有问他的名字。“小家伙,我就要走了!”他隔着车窗向我挥手,我用尽了力气对他吼着,“叔叔,终有一天,我会成为你!”

8月,我重返这间他亲手搭建的板房教室。我告诉自己,从这里开始,我要慢慢成为这位迷彩叔叔。

初中时我学习成绩并不好,爸妈常说,毕业就去当兵,但我心中一直想着考军校。地震后,我的“洪荒之力”被激发,学习成绩从排名倒数一跃成为前几名,顺利进入了重点中学。

高中三年,我将所有精力用在了读书上,满脑子都想着考军校,学习成绩不断进步,就在所有人认为我不可能的时候,我成功拿到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2012年8月,我终于穿上了这一身军装,那一刻,我多希望迷彩叔叔能看到。

走进军校,我从一名懵懂无知的少年慢慢成长,逐渐融入并爱上军营,逐渐明白了军人的使命担当,逐渐懂得了军人拼命守护的无上荣光。

随后,我来到工程兵学院进行培训。这一年,不管遇到多少艰难险阻,我始终没有放弃。骨折时,我依然坚持在训练场;膝盖积液时,我还进行五公里越野;失望无助时,我抱着迷彩叔叔送我的笔记本,想起与他的约定——我一定会成为你。

汶川地震已经过去10年了,而我已经迈出校门走进部队,我满心都是期待和欢喜,我终于成为了你!

(文字:强天林,图片摄影:李 煌)

延伸阅读

汶川男孩程强

当个空降兵,做个真英雄

我的青春记忆,始于2008年,什邡市,涧氐镇。那会儿,我是一个偷跑出去玩耍的五年级学生。那场没有半点征兆的地震,让我的家变得七零八落,小侄女和同桌,都在那一天永远离开了我。我从没有想过跑去小河边耍一趟回来,要付出这么昂贵的代价。那年我12岁,我的青春仿佛地震中突然耸起的崖壁,就那么开始了。

断壁残垣这个词,是我后来才学会的,课堂上老师为它释义的时候,我的脑海里全是那年的家乡,青春记忆开始的地方。从玩耍的小河边飞奔回来,迎接我的,却只有漫天尘土和恐慌。没过多久,一队队身着绿色迷彩的大哥哥来了这里,我跟着村子里活着的人一起迎接他们,我记得好多人哭了,这些大哥哥也是,一边擦着眼泪,一遍奔向倒塌的房子。

我爸不再让我出屋,家里的房子塌了大半,他不能再失去我。可我却总觉得该做些什么,跟那些大哥哥们待在一起,我觉得安心。我偷偷溜出去,跟着最近的一只队伍,他们钻地缝,我也钻地缝,他们推断墙,我也推断墙……后来送他们走的时候,老师和大人交给我一个纸牌牌,当时不太懂什么意思,只知道举着,就那样举着……牌子上写着:“长大后,我也要当空降兵!”

时间一晃就到了2013年,我年满18,可以参军入伍的年纪。和所有青春躁动的少年一样,我对部队也只有朦朦胧胧的印象而已。直到戴上红花登上大卡,5年前的记忆才像融化的冰川一般被唤醒,淌遍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车队一路疾驰,美丽的家乡依稀可见地震改山易川的痕迹,只是青山依旧,绿水依旧,伤痛埋在记忆里,兵哥哥身上的绿,是记忆里唯一鲜亮的颜色。

“不拔尖,就是不合格!”带着我进伞训队的班长何小斌这样冲我怒吼。伞训队的日子比新兵连还苦,我却总有使不完的激情。我时常想起我的同桌,如果他还活着……没有如果,挥泪洒汗趁青春是他永远无法再企及的奢望。

“空降兵十五勇士”,我走进空降兵部队以后才有了深入了解。进了伞训队这样一个培养伞降骨干的地方,我才明白“三无”意味着什么。文字写出花,在生死抉择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刘海涛班长,当年去我们村的兵哥哥里的一个,在伞训队遇到他的时候,我异常惊喜:我正在走的路,有当年英雄们走过的痕迹。“当兵,就要当个好兵,当人民信得过兵!”刘海涛班长每每忆起08年在灾区的日子,总不忘这么叮嘱我。

很庆幸,在听到这些话之前我也足够努力,凭借过硬素质,到了黄继光连。后来代表连队去班长集训队,一起参训的还有来自全师各个连队的优秀苗子,这其中就包括“上甘岭特功八连”。两个荣誉连队的兵在一起,较量是不需要打招呼的。第一阶段考核,我拿了体能十项里六项的满分,却因为上肢力量不足,排名很不理想。到了第二阶段考核,我的成绩仍然排在第五名。

当晚我在被子里哭了,满脑子都是连队荣誉,都是怎么能比得赢。“不拔尖,就是不合格!”班长的话一直在身体里碰撞,撞得我辗转难眠。当兵习武,还有第二条路么?练!饭前饭后吊单杠,抓住一切空余时间强化上肢力量,两只手常常抖得握不住筷子,掌心老茧破了又好,好了又破……终于在最后阶段考核中,我拿到了第二名,把特功八连的战友超了过去。

闲下来的时候我喜欢看看夜空,老人们说,天上一颗星星就对应着地上一个逝去的人。地震中家乡逝去的人啊,应该也融在这片交相辉映的星空里了吧。他们一定能看到,我成了英雄部队的一员。英雄基因的传承比较特殊,它们会在特殊的时刻被唤醒:那一年,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把牌牌举那么高,今天的我才看到,当年那只绿色队伍在我心间留下的火种。

如今,我又成了黄继光班的副班长。从前一个人,可以在强军路上肆意飞奔,现在,我要学着带一个集体奔跑。我的班长李鹏超用实际行动告诉我,“带兵就要爱兵,兵分到你手里,你得把他的心一起拉进来,把班当家,思想统一了,再考虑提高军事素质的事……”知易行难,我不太能掌握这段话的精髓,但我有自己的理解:把心融到一起,可能就是传承。

去年休假回家,一起长大的朋友们说:“强子,总感觉你变了,又说不上来……”我知道,我没变,只是那颗深藏于心的种子指引着我,开启了别样的人生副本。我毫不掩饰我的感受,当兵很值得,我非常自豪,在部队的时候是这样,即使将来离开了,自豪依旧!

我叫程强,22岁,一名震区儿童成长起来的空降兵,这是我的青春,热血不改,拱卫国防。

(郭校 程强)

如果你也相信奇迹

请帮忙转发这条微信

也许,十年之后的再度重逢

这个奇迹里

有您给的这份温暖助力

 

来源:军报记者(ID:jfjbdzzy),原文有删节
出处:人民日报/搜狐

栏目:世事
2018-01-26 (
微文周刊 2018年4期

(如不慎侵权,请即联系我站。)
 
如版面不完整 请使用浏览器的【极速模式】 或选择【手机版】在手机上阅读
 

网站留言    免责申明

微文周刊(m.wx24.cn)
Copyright ©
2014-2018 wx24.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络E-mail:wx24cn@163.com 或通过微信公众号联系 →
苏ICP备14015491号-1 苏公网安备32053150316245